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约会前一天的晚上

·超小短篇


(1)

  赤松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更添烦躁。

  给手机开锁,手指不由自主的点开了通讯录,并且滑到了最原终一的那一页。

  看着手机屏幕上熟悉的可以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赤松不知怎么神使鬼差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过去。

  【睡了吗?】

  点击发送后赤松又开始后悔起来,万一最原已经睡了,不就是打扰到他了吗。

  意外的,对方很快的回复了短信。

  【还没,太兴奋了完全睡不着。】

  赤松愣了愣,仔仔细细把这条简单的短信读了好几遍,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我这边雨一直在下,好担心明天雨停不了。】

  不一会儿,消息提示音响了起来。

  【别担心,游乐园去不了我们还可以去看电影。】

  【那要是下雨,我们去看那个新出的恐怖片好不好?】

  对方沉默良久,慢吞吞发过来【都听你的】

  想象着手机那头最原无奈的苦笑,赤松感觉心情好了不少,睡意也渐渐袭来。

  【那我睡啦,你也早点睡。】

  【好。】对方从善如流。

  【明天见。】

  【明天见。】

  最原顿了顿,想起王马过去对他的建议,慢吞吞的又发送了一条短信

  【么么哒(●'◡'●)ノ♥】

(2)

  第二天醒来了的赤松:我男朋友昨晚还卖了个萌?

当现最赤遇到原最赤

1.

现最赤的情况:

  打开柜子的赤松因为失去平衡瘫倒在地。

  “唔……”额头的刺痛感让她有些混乱的神志清醒了不少,这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赤松一边揉着鼓起包来的额头一边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不禁惊讶出声:“教室……?”

  晃了晃脑袋,尝试搜寻之前的记忆但是一无所获。

“哐当!”

  赤松惊慌的看向发出声响的柜子。

  “唔……”一个身穿普通中学校服的男生从柜子里摔了出来。

  男生慢慢抬起了头,视线在接触到赤松的一瞬间张口惨叫了起来,“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一边惨叫着一边屁股蹭着地板往后。

  “你,你跟那群人是一伙儿的吗?!”

  “啥?”

2.

原最赤的情况:

  打开柜子的赤松因为失去平衡瘫倒在地。

  “唔……”额头的刺痛感让她有些混乱的神志清醒了不少,这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赤松一边揉着鼓起包来的额头一边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警惕了起来,“教室……?”

  晃了晃脑袋,尝试搜寻之前的记忆但是一无所获。

“哐当!”

  赤松惊慌的看向发出声响的柜子。

  “……”一个身穿普通中学校服的男生从柜子里摔了出来。

  男生慢慢抬起了头,视线在接触到赤松的一瞬间眼神发光:“难,难道说你也是参加互相残杀的人吗?”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明星似的兴奋起来,握住了赤松的手,“请多指教啊!我一定会研究出出色的杀人方法,赢得这次的胜利的!

  “你放开我的手!”被陌生人接触到,赤松顿时脸色苍白,”你想对我做什么?!

  “……就打个招呼啊。”

……tbc……

【最赤】要被交往三年的女朋友上了,怎么破?

❤️omega最原•alpha赤松

❤️最赤oa向

(1)

  “为什么…”十八岁的最原手中紧紧的拽着一张纸,整张脸都愁的皱了起来。“为什么会是这样?!”

  白色的纸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最原终一,鉴定结果:omega

  “我为什么是个o啊啊啊啊啊啊啊!”

(2)

  “最原君?”赤松看着坐在食堂表情宛如嚼蜡的最原,有些担心,“怎么了?”

  “没事。”最原终一强颜欢笑,“赤松桑你今天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吧?一定是…”omega吧?

  “我是alpha。”

  o的音节就这么堵在最原的喉咙中不上不下,“啥?”

  最原不知道自己该是庆幸还是该悲哀了。

  交往三年的女朋友分化出来是个a,怎么破!

  见最原一脸菜色,赤松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最原君你也是a?”

  最原欲哭无泪。

  “我是o……”

  “哦!”赤松闻言放松了下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最原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微笑道:

  “别担心,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

(3)

  “…事情就是这样。”最原向百田诉苦,“你为什么站这么远?”

  “呀,那啥,魔姬她不让我离o太近,不然会生气的。”

  百春二人高最原一届,性别分化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确定了。

  “离这么远你都听到了些啥……”就知道我是个o的事了吗?!

  “没关系的,最原!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啊……想做什么就什么做什么,这才是男子汉应该的作为啊!”

  “…”最原若有所思。

(4)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气。

  “最原君…”赤松搂着不断发抖的最原,“你发情了……”

  事实上,赤松应该比最原更加难受。这就好比一个饿着肚子的人面前放着不断飘香的肉,但是自己又不能直接咬下去。

  “我可以标记你吗。”赤松的眼神浅浅混沌,声音嘶哑。

  “不对……”最原支起身,将赤松反按在地上,脑袋凑到赤松的耳边,“赤松桑,我查过资料。其实alpha也有被标记和受孕的可能,只是功能退化,但并非完全消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赤松呆楞的感受到最原的手指在自己后颈不断揉捏着。

  “这意味着,我这个omega也可以标记身为alpha的你,甚至是…让你受孕啊。”

  最原轻轻的舔了舔赤松因为紧张而凸起的腺体,“可以吗?”

  “只要是最原君…什么都可以哦。”没有普通alpha被omega制服后的屈辱感。对赤松而言,只要是最原终一,无论oa,aa,oo还是别的什么,她都无所谓。

  她爱他,无关性别。


明天就是中考啦,有没有小天使和我一起的呀~






ps
亲爱的 @男神我的嫁 你考完试给我把干儿子生出来,我闺女家的本丸快长草了!

后天就要中考了,然而我还在刷战扩……

一个小角落的对话

·人生第一发出胜,想我看完了第一部来这里找粮,cp观还没稳定的我被一片胜出掰成了出胜

·特别短小,

·大概是警官出×原警官现罪犯胜,不过没有太多体现


 “小胜。”男人比起少年时代更加沙哑的声音在爆豪的耳边响起,“告诉我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宛如哄骗小孩子般循循善诱的语气让爆豪感到一阵不爽,然而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在男人惊讶的目光下微微侧开头,嗤笑一声。

  “小胜……”男人拖长了语调,“我知道这种事肯定不是你做的,告诉我真相好不好?”

  终于,爆豪忍不住了:“废久,你这娘炮兮兮的强调从哪里学来的?存心恶心人啊?!”

  绿谷有些委屈,自己好声好气的跟幼驯染讲话,却遭到了一顿臭骂。

  “小胜,我认真的,你再不招出实情来就要被拷问了。”

  “呵呵。”爆豪狰狞的笑了,“废久你胆子肥了不少嘛?我这才走了几天你就敢威胁我了?!”

  “三个月零四天,你已经离开我三个月零四天了。”绿谷攥紧拳头,“这将近百天的时间里我无时不刻都在想你。告诉我,小胜,你为什么离开?”

  “‘无时不刻’?”爆豪像是在对绿谷挑衅,他扬了扬脖子,“包括自己一个人手♂淫的时候?”

  绿谷捏住爆豪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抓到你的那一刻我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你按在床上好好的照♂顾一顿,小胜。”

  被周围的同事评价为“老好人”的绿谷这时看起来像个十足的变态。

  “事实上,我现在还硬♂着呢。”绿谷的脸上透着病态的红色。

  “变态。”爆豪道。

  “啊,不对,被小胜你给绕进去了。”绿谷突然反应过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离开。”

  “我想走就走了呗,哪来这么多为什么。”爆豪不耐烦的皱着眉。

  “不行,要是小胜能给我让我满意的答案的话,”绿谷突然凑近,轻轻地咬住爆豪的耳垂。

  “侵♂犯你哦。”


【最赤】7s

·bug什么我不管了

·五一(真的小的不能再小的)小甜饼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最原鱼出生于一条清澈的小河。

样貌平凡,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最原鱼一直过着平静又百无聊赖的日子。

遇到赤松鱼是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最原鱼发誓,自己在见到赤松鱼的那一刻,自己内心就有个声音在说,就是它了!

【还有六秒】

趁着自己还没有忘却这份悸动,最原鱼上前搭话。

“你好,请问你可以做我的另一半吗?”

【四秒】

“可是……”赤松有些担忧。

【三秒】

“别担心。”最原鱼自然知道赤松鱼是在担心什么。

【两秒】

“下一个七秒,我还是会这么说——”

【零秒】

【记忆重置】

“你好,请问你能做我的另一半吗?”

它们之间还有无数个七秒。

路人眼中他们的开始

·最原歌手,赤松迷妹的设定

·【迷妹】的衍生

·路人a视角

·超短

  你好,我的名字叫a子,一届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正值青春年华的我毫无防备的被某一个男人抓住了心。

  ——那个人气歌手,最原终一。

  与齐名的天海兰太郎不同,最原终一并不是走朋克风的。平常的他看起来十分的腼腆,是个可爱的人。

  但是站在舞台上的他看起来魄力十足,十分帅气。

  我很喜欢他。

  好吧其实重点不在这里。

  最原的演唱会我基本都会去看,家境也算富有,家里人都忙着赚钱,跑到别的城市去看演唱会是常有的事。

  终于到了最原来我所居住的本市办演唱会,我自然也买了票。

  隔壁座的是一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

  我眨了眨眼,总感觉这头金色的头发怎么看怎么熟悉。

  晦暗不定的灯光让我无法辨别出这个人的身份。

  但也没执着太久,在最原出场的哪一个我跟着身边的女孩子一起尖叫:

  “啊啊最原sama——!!”

  演唱会期间,我无意间侧过头看了一眼那个让我有些在意的女孩子。

  金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行为不断晃动。

  女孩狂热的样子让我莫名想起了我们学院那个弹钢琴谈的很好的女孩子。

  一样的金发。

  不一样的性格。

  至少我所见到的那个“钢琴家”,赤松枫,从未有过如此疯狂的行为。

  不,不对。

  女孩眼中闪烁着的光芒我曾见过,和在舞台上专注弹钢琴时一摸一样。

  等演唱会结束时我找到了她,问,“是赤松桑吗?”

  “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嗯,是我。”

  “好巧啊,你也喜欢最原sama?”我道,“我见过你弹钢琴的样子,表情跟刚刚一样。”

  赤松笑了笑,“是呀。我特别喜欢最原君呢。”

  “怎么个‘特别’法?”我有些好奇。

  “想要把他娶回家的‘特别’。”

  “这个可以有ww”

【最赤】那个美好的梦

·幽灵paro

·@Redddddddd_潇 那啥,孩子是生出来了但是好像营养不良啊qwq

·安定的玻璃渣

有一说,幽灵是人死后的状态。

有一说,幽灵是人怨念的集合。

有一说,幽灵只不过是人们捏造出来的,幻想的产物。

因为自己也曾接到过幽灵相关的委托,但无一不是他人搞的鬼,所以最原终一自身是不相信世上存在幽灵的。

但是一码归一码。

任谁看到有一个半透明的人坐在自己床上都不得不相信幽灵的存在了吧。

“唔,唔啊——!”因为实在太过惊讶,最原忍不住叫了出来。

“真是……”半透明的人缓缓转过身来,“看到我就尖叫什么的让我有点受伤啊,最原君。”

熟悉的称呼方式。

还不久前,自己还曾听见她唤自己“最原君”。

“赤松桑?!”最原快步走到其跟前细细打量着她,“你没死吗??”语气带上了强烈的期待。

“就跟你看到的一样。”赤松伸张了一下自己半透明的手指,“我已经死了哦。”

“啊,”最原也也意识道了这一点,失落的低下头,“都是因为我……”

“最原君什么错都没有!”赤松想要伸手去拍拍最原的肩膀安慰一下他,可是手指穿过了肩膀,碰不到任何东西,“倒不如说是我的错,要不然天海也不会死……”

“不是赤松桑的错!你是为了大家着想。”最原反驳,“是因为我……”

“好啦,好啦。”赤松止住了最原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欲望,“奇迹般的再会,难道我俩就这样互相道歉下去吗?”

“做些正事吧。”

  “‘正事’是指?”最原红着脸看着赤松离自己越来越近,“等,太,太近了……”他小声叫到。

赤松的脸在凑近一点就可以碰到最原了。

“要做做做什么事?”最原快结巴了。

“握住我的手,最原君。”赤松的声音十分认真。

“欸?”最原一愣,“真的要握吗?”

“什么啊你这个语气。讨厌碰到我吗?”赤松不满的鼓起腮帮子,“讨厌我?”

“没有没有。”最原一个劲儿的摇头,“不讨厌你。我喜欢你。”

“欸?”这下换赤松红脸了。

最原好像没有发觉自己刚刚说出了什么“暴言”,“那我握了。”

“哦,哦……”

最原照做,手慢慢的附上赤松的手。

“碰不到……”最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穿过赤松。

“没错。”赤松道,“作为幽灵的我可以穿过一切物体——包括那扇黑白的门。”

“那么就可以知道黑幕是谁了!”

美好的未来仿佛触手可及了。

再之后,最原就被日常的广播给叫醒了。

晃了晃头,最原笑了。

“真是个不错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