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未来的可能性

·忙里偷闲的摸鱼

·质量极差,慎入

·一个失恋者的故事

  

  在这里遇到她我是十分意外的。

  “赤松。”我向面前的金发女人招了招手。

  她迟疑了半晌才抬起头,目光在我身上扫了几个来回,“……木内君?”

    ……

  “真过分啊,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来了,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清了。”我状似生气的说。

  “抱歉抱歉。”赤松带着歉意的微笑,双手合十摆在胸前:“毕竟过了五年了嘛……”

  我看着她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闪闪发光的样子,不经意就回想起高中的时候她长发扬起的样子,甚至可以闻得到上面香波的味道。

  赤松枫可是我高中的暗恋对象啊。

  五年后的再次重逢,不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吗……!!

  虽然一直对十多岁的小表妹口中的命运啊,缘分啊不甚在意,但是既然真的有缘,自然不介意让缘分更深一些的。

  “赤松,难得遇到,去喝一杯吗?”我做了个干杯的手势,“顺便联系几个之前高中的同学聚一聚啊。”

  “这……”赤松迟疑了。

  “这件事下次再说吧,”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终一君!”赤松高兴的喊出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名字。

  “……”赤松的反应让我不禁怀疑:“你是赤松的男朋友?”

  被赤松成为“终一君”的男人摇了摇头。

  就在我松口气,以为只是亲属之类的人时,“终一君”用相当平淡的语调慢吞吞的又跟了一句话:“我是枫的丈夫。”

  我要被他这口大喘气给噎死了。

  “终一君”理了理赤松有些乱的刘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露出了自己无名指佩戴的戒指。

  “所以你该叫她‘最原’。”“终一君”平淡无奇的陈述语气,我却硬生生听出了“别招惹我老婆”的内涵来。

  “好啦,好啦。”我举起手来无奈的笑到,“我没想拐走你夫人——本来是有的。”

  “欸?”赤松,我还是习惯称呼她赤松,她惊讶的看了我一眼。

  “但是聚会是真的,班长之前就在策划同学会了,”我问赤松,“你会去吧?”

  “那当然的。”

  “那来交换联系方式吧?”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有什么计划方便通知你。”

  “终一君”再一次开口,“留我的就好。”

    我惊讶的望向赤松,她无奈的耸了耸肩。

  “我仿佛闻到了你丈夫的醋味。”我调笑了一句,接着就与他们挥手告别。

  没走几步还可以听到赤松和他丈夫交谈的话语:

  “终一君你也太紧张啦,脸拉的可长可长了。”

  “枫……这种人是需要戒备的!”

  再次遇到高中暗恋的妹子以为可以发展一段美妙的恋情,结果妹子已经结婚了——这么一件事在我的朋友圈子中不知不觉的泄露了出来。

  “哈哈哈哈!!健,失恋的感觉如何啊?!!”大嗓门的友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来,兄弟陪你一起喝啊!”

  “我才没失恋!”扯走友人搭在肩膀上的手,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金发的女孩对着跌倒的我微笑的样子,逐渐与今天她喊着她丈夫名字的模样重叠。

  “……你过得幸福就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