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35

大概是这个 http://aioso23.lofter.com/post/1db005f8_c8b3c08的繁衍篇,没看过也完全没问题




  当那个男人倒在地上时,六胞胎们并没有杀了人的罪恶感,更多的是对于终于逃离了“囚牢”的窃喜与放松。

  然而进入另一个“囚牢”也只不过是数月之后的事。

  ——
  “这种不得不遮掩着行踪的生活方式真让人感到憋屈啊。”椴松不停的按着他从跳蚤市场淘来的二手魔法器,开口道。

  “能自由就已经是足够幸福了好吗?”轻松用手中的偶像杂志敲了敲椴松的头。

  “就是啊,待在家无所事事的末子说什么呢。也为我们这些辛苦在外赚钱的哥哥们想想啊。”

  说话的是小松,身边是与小松一起回家的空松。

  “哦——回来了啊!小松哥哥和空松哥哥!”十四松欢快的奔上前去。

  “我们回来了。”空松接住十四松,眼睛不经意的看向他的脖子,“十四松,围巾呢?”

  “不舒服!脱了!”

  “乖,把围巾戴上……”

  “不要!”十四松撇嘴。

  “那……”

  “好了,十四松不戴就别戴。明天给他买一件高领的衣服裹住脖子就好。”小松拍了拍空松的肩膀。

  空松明显有些为难的表情放松了下来:“就这样吧。”

  “于是呢。”轻松不知何时收起了他手上的杂志,表情严肃的问小松。

  “啊……情况还是挺艰难的吧。至少解除通缉令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

  ——
  这个世界,有两类人,一类是普通人,一类是魔法师。

  魔法师在这个世界被普通人尊敬着,因为他们能做到许多不同寻常的事。

  但也有人,总想着利用魔法师们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将六胞胎拐走的那个人,东乡就是这种人。

  六胞胎生于一个小村庄中,他们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但是六胞胎却一点也不普通,他们全员都拥有着极其强大的魔法天赋。

  所以路过这个小村庄的东乡起了歹意。他忽悠并没有见过世面的松代和松造:“我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强大魔法师,我看中了你们孩子身上的魔法天赋,雕琢一番肯定是一块可用之才,跟我到外面学习的话将来肯定能过上好日子!”

  夫妇二人一下被打动了:孩子们会有光辉灿烂的未来,这个机会怎么能不把握住呢。

  于是六胞胎跟着东乡离开了。

  开始,他们真的相信东乡是一个好人,但是自从小松偷瞄到东乡惨无人道的行为之后,六胞胎醒悟了,对他们温柔和蔼的东乡本质是一个穷凶恶极的坏人!

  东乡也察觉到六胞胎们发现了他的真面目,于是他也不再好言好语的对着他们,而是命令他们使用他们的魔法来帮助他作恶!

  日子一天天过去,开始还奋力反抗的六胞胎们已经不再去反抗了,东乡说什么他们就做,再匪夷所思的事,再残酷的事他们也不去询问。

  知道十六岁,被东乡奴役的第八年,小松见弟弟们越发沉默,认为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叫来了空松和轻松,定制逃离东乡的方法。

  这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除了东乡可怕的行动力,小松明白,让他们被囚禁了八年的是源于对东乡的恐惧。

  所以小松杀了东乡。

  哪怕刀子下去的时候手还在抖,小松还是一刀一刀的捅了下去。

  东乡死了。

  那个晚上,小松被哭泣的弟弟们拥在中间,他微笑着,将手使劲的往衣服上磨蹭了几下,回抱了他们,“尽情哭吧,我们已经自由了。”

  ——
  然而自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到了外面的世界,六胞胎才发现,他们被通缉了。

  东乡本身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而八年来帮助他犯罪的六胞胎,毫无疑问的也被通缉了。

  得到自由的六胞胎们不得不遮掩自己的外表,尤其是脖子上过于明显的痕迹。

  那几乎是抓捕六胞胎们所分辨的痕迹。

  伤痕是东乡留下的,当时因为惹怒了他,于是被施了魔法,很长一段时间脖子好像被掐着似的痛苦,明明脖子上什么也没有却有极大的痛楚,并且留下了难以磨没的痕迹,生理和心灵都。

  ——
  “一松在家吗?”

  “一松哥哥出去找猫朋友玩啦!”

  “哦,那么空松你去吧一松叫回来吧。”小松说,“难得的六胞胎们开个会吧,哥哥我有重要的事要说啊。”

  “……”空松张了张嘴,咽下口中的的话语,“啊,好。”

  一松和空松很快就回来了。

  “什么事?”一松站在门口,一脸不情愿。

  “进来说吧。”小松朝着门外招了招手,“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啊。”

  “咳咳。”小松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

  “有事快说!”轻松嫌弃的踹了他一脚。

  “疼……”小松皱着脸揉了揉被踹的地方,“哥哥我今天和空松出去时遇到了赤坂会的人啊。”

  “赤坂会是什么?”十四松问。

  “专门接受孤身一人或者被遗弃的魔法师的地方,十四松哥哥。”

    “啊,就是这样。”空松皱着眉头点了点桌子,“他们问我们要不要去赤坂会。”

  “问话的是真的赤坂会的人吗?”一松质疑。

  “毫无疑问哦。”小松笑嘻嘻的问道,“所以我来问你们,谁要去那里?”

  “我……”轻松想说什么。

  “啊啊,先声明哦,哥哥我不会去的啦。还有……”小松看向空松,“你是决定要去的对吧?”

  “……没错。”

  “欸?为什么?”轻松一下子愣了,他本以为要么都去,要么都不去,就这两种情况。

  他从没想过六人会分离的情况。

  “很多很多原因吧。”小松正经了表情,“那么,你们选择去哪一方?我那边?还是空松那边?”

  “我去赤坂会哦。”

  “我不会去。”

  椴松跟一松最先开口了。

  “嗯……我跟着小松哥哥和一松哥哥吧!”十四松用力的(x)思考了一下,很快就开口了。

  然后没有选择的只有轻松一人了。

  “我,我……”轻松有点混乱,乱七八糟的思想混在一起,浑浑噩噩的开口了:“我跟小松……”

  “轻松。”小松打断了轻松的话,“好好想想,哪个才是更加适合的选择的。”

  啊。

  轻松明白了,刚刚小松那句话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我会去赤坂会的。”

  小松笑了,带着一丝歉意,“那么就这么决定了:空松,轻松,椴松加入赤坂会,我,一松,十四松会接着这样的生活。”

  “最后再问一遍,有异议吗?”

  ““““没有。””””

  回答他的是四声应答。

  ——
  “你真的是个人渣啊,小松。你总是这样,无论那时,还是现在。”

  “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当你们的哥哥呢。”小松微笑着揉了揉轻松的头发,“安心吧,我们会好好的。

    “其实你们那里才是比较危险的——”

  “我知道。

  “我都知道啊。小松。”


作者的话:
其实这篇里面有好多好多的坑,都想的差不多了就是懒得写啊——各位看官们自行脑补吧,看看谁猜对了!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