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49·如同冰激凌般可口的空松

·标题是真的
·长兄tag因为出场的人只有长兄二人
·有过多无用且多余的描写
·啊姑且r12?

以下

  刺激着神经的是嗅到的那隐隐约约的恶臭味。察觉到不妙的小松想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嗅到了男士香水的味道。

  那是一抹极其熟悉的味道,所以哪怕只有淡淡的一丝气味,小松还是分辨出来了——是不知被兄弟们吐槽了几次的空松的香水。

  发觉了这一点的小松控制不住自己往小巷迈去的步伐。

  越往里走恶臭越浓郁。在皎洁的月光下,那股恶臭的来源越发清晰了。

  小松停下了脚步,映入眼帘的场景让的思维像生锈的齿轮一样无法转动。

  ——那是正在融化着的空松。

  这是小松能用语言描述的最准确的语句了。

  像是大热天下的冰激凌一样,空松的身体已经融化了大半。疑似血液的深红与白色的脂肪混在一起,慢慢在巷子中并不宽阔的道路蔓延开来。

  小松对于眼前非日常的场景过于震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究竟代表了什么。牙齿因为激动而猛烈的互相磕绊,他数次张开嘴,却只能从干涸的喉咙中挤出不成型的两个字。

  “空松……?”

  空松好像听到了来自小松的声音。在这段时间里,空松只剩下了大半颗头。即便如此他还是听到了,还是辨认出来了小松的声音。

  只剩下头的空松用自己残缺的唇瓣勾出了一如既往地笑容,被兄弟们认为很痛的笑容。因为气管已经被融化的几乎没剩的原因,空松并没有发出声音。

  除了小松过于粗重的呼吸声,这小巷中只有如同被使劲搅烂的冰激凌似的,粘稠又带有水声的声音。

  然后小松辨认出了,空松那开开合合的唇瓣所传达的含义。

  『对不起,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那究竟有着什么深意小松没有去思考,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空松融化成了一滩血水。

  没有叫喊也没有哭泣,就像一个不愿意承认游戏bad end的幼稚的小孩,小松带着一如既往地笑容,跟往常一样回到了家。

  家里平和的空气让回到家的小松忍不住微笑,回到家里,弟弟们都已经在等他了。

  “小松,快点刚吃饭了!”那是空松的呼唤。
  “马上就来。”将手中的鞋子放下,换上拖鞋,小松的笑容有些过分灿烂了,“等久了吗?”

  “没有哦。”空松的视线瞥到了小松的裤管,“……小松哥哥你的裤子?!”

  “没什么,只不过一不小心沾到的罢了。”小松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恼的笑容,“真是的,究竟是在哪里沾到的呢?”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