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狛日】不自爱的日向君

· 狛枝第一人称

· 情话技能满点的狛枝

· 标题取名废x


日向君一直在受伤。

  今天是肩膀,昨天是大腿,前天是后背,大前天是手臂,大大前天是……

  “日向君你是抖m吗?”我这么问他。

  日向君正在上药的手一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啊?”

  “再不济,好歹也是人工希望,然而日向君你每天回来时都是破破烂烂的。”

  “啊……”日向君放下手中的药罐,像是明白了什么,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狛枝,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什,”我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预备学科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一定都塞满了草饼吧,“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在关心你啊?”

  “两只耳朵都听见了哦。”日向君看起来有些高兴,“嘛,受点伤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已经不是受‘点’伤的程度了吧?!”我抬高嗓音,对日向君的迟钝感到十分的无力,“我说,日向君,难道最近都是你一个人在面对绝望残党?”

  日向君愣住了,眼神闪烁:“没,没有啊。”

  这个人真是不擅长说谎啊。

  “日向君。”我捧着他的脸,直勾勾的盯着他,“我没说错吧?”

  日向君的眼珠不断转动着,里面明晃晃的躲避与慌张让我倍感失落。

  “啊,也是呢。被人称为‘未来’的你,对我这种卑微的人不理不睬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故意用受伤的语气说话,我摆出了一幅“反正向我这样脸虫子都不如的家伙”的脸。

  日向君明显的动摇了。

  “因为最近人手不太够,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啊啊,像我这样的垃圾,连做希望的踏脚石也不行吧。”

  “确实人少了很多,但是还是有人在旁边帮忙的……”

  “像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再在日向君的身边待下去了。”

  “その言叶、斩らせてもらう!(这种话就由我来斩断!)”

  我突然就被日向君论破了。

  “狛枝,跟他人在一起是不需要资格的。你在我身边的理由,仅仅就是‘日向创是狛枝凪斗的朋友。’这就足够了。”日向君的眼睛熠熠生辉。

  “……真是败给你了,明明只是个预备学科。”

  我上前一步,抱住日向君,完好的右手小心翼翼的避开他后背的伤口。

  “怎,怎么了,狛枝?哪里不舒服吗?”

  这个天然真是迟钝到让人好想把他【不可描述】。

  “别再受伤了,真的人手少的话跟苗木君去报告一下情况吧。”

  “可是不能老是麻烦苗木……”

  “听见了没有?!”

  “我知道了……”

  “别再受伤了。”我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

  日向君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皂味,同时也萦绕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因为我的身体情况,所以我无法跟你一起面对敌人,但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关心你的身体健康。相反,正是因为无法跟你一起,所以我才会更加担心你。”我的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日向君后背完好的皮肤,“你老是说我不关心自己,你也要多关心自己。拥有所有的才能并不代表你要把打败绝望残党的事全部包揽在你的身上。”

  “还有我在你身边呢。”

  “……恩。”那是一声从喉咙中挤出的破碎的回答。

  我发觉我的肩膀上传来濡湿的感觉。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