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狛日】与狛枝交换身体的日向君

·狛枝第一人称→日向第一人称→第三人称

·没有cp感的狛枝和日向

·神日双子,神座跟二代是同班同学,狛日之前没见过面

·可接受的话↓

 

今早醒来时,进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莫不是绑架了吧。’这样想着我动了动四肢。并没有被束缚的感觉。

  脚踩上地板的时候,冰凉的感觉不断刺激着我脚底的感受神经。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这毫无疑问是个普通男子高中生的房间。

  桌上散落着的零食包装袋,有些凌乱的书架,这些无不展示了这间房子的主人的性格。

  认知到这些的我一下没了兴致。既然是个普通人的话还是早些离开吧。

  但是刚走一步我就发觉了不对劲。我伸出手,过于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让我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抬起手往胸口上摸了摸,“我的胸有这么大吗?”

  哦,还挺好摸的x

  一个荒谬的想法从我的脑海中生出。

  难道说……

  “你在做什么,创。”黑色长发的人打开了房间的门,“早饭了。”

  “神座君?”我惊讶的叫出声,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神座君,这是多么巨大的幸运啊!

  “……”神座君的眉毛微皱,“你不是创,你是谁?”

   “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君!你的洞察力是何等的优秀啊!”

  “你是谁?”

  “啊失礼了。我是与你同班的狛枝凪斗,不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或者说这个身体中。”

  “……谁? ”神座君一本正经的问。

  “啊,是呢。像我这样的残渣就算神座君不知道我也是正常的呢……”

  “匡——”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碰撞声。

  我因这突入其来的响声吃了一惊,脱口而出的话语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嗝。”我成功的打出了第一个嗝。

——
  今早醒来,进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什么啊这是谁家,出流才不会放任这么花哨的吊灯出现在我家天花板上呢。”还未清醒的我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吐槽。

  “等等……”我半晌才反应过来情况,“这里是哪里啊?!”

  立刻清醒了的我猛的起身,不顾大脑传来的一阵阵眩晕打量这个房间。

  有些过于整洁的房间,所有的东西全部摆放的整整齐齐,且没有任何除了生存必需品外任何多余的事物。

  打扫的干净,且闪闪发亮的地板让我立刻认知到了我现在可能不是“我”。

  摸索着到达了卫生间,镜面呈现的顶着一头白发的少年立刻验证了我的猜想。

  “还挺帅……”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好软……”

  确认了我现在的这幅身体并不是我自己后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这算什么,还没有出流给我做的草饼的冲击力大呢。)

  我开始翻找房间主人的私有物品,好确认这幅身体主人的信息。

  “狛枝凪斗……?”我成功的在一本练习本上看到了这个名字。

  “我记得七海曾经提起过的,同班同学来着?”我使劲回忆,“那不就是跟出流一个班吗?”

  不不不,现在重要的是怎么回到我自己的身体中。

  “总之出流的话总会有什么办法的吧?”这样想着,我下定了决心。

  “总之第一步是要回家呢。”

拉开窗帘,眼前的景色出乎意料的的并不是十分陌生。

  “这倒是,跟出流一个班的话再怎么说家也不回隔了十万八千里吧……”

那么,迅速的跑回家吧!

——
  “怎,嗝!怎么回事?”狛枝一惊。

  “……是创?”神座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立刻跑下楼去。

  狛枝也跟了上去。

  打开大门,只见一位白发少年撞在了日向家的门前。

  白发少年的脸上满是伤痕,他爬起来,抱怨道:“为什么这一路上这么倒霉啊……”

  “创?”

  狛枝一愣,暗道自己看见自己的感觉微妙。

  “啊啊,那个出流……我是……”日向着急的想解释这一切。

  “是创吧。”神座用了肯定的语气。

  “是的……”知道神座肯定知晓了一切,日向安心的松了口气,“出流你有什么办法吗?”

  “创很想换回来?”

  “那当然的吧?谁会想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体里待着啊。”

  “真是嗝!抱歉呢嗝!竟然跟我这种残渣嗝!交换身体……嗝!”

  “那啥。”日向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几个字一个嗝,“没事吧?”

  “没,没事……”

  狛枝凪斗,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来自“自己”的关系,并且感动的五体投地(?)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