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赤松枫】你好,谢谢,我相信你

 ·有前篇,不看也没有妨碍

·只是想要最赤糖

·原人格设定

·写着写着画风就不对劲了

·你们可以看到最赤飞速勾搭上并且谈笑声风的经过

 那之后过了约莫一个星期。赤松也再没见过那个奇怪的男生,只有口袋里素色的手帕跟靠在墙边的那把雨伞说明他们曾经相遇。

  赤松变了不少。

  她周围的朋友们说,而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转变的原因尚且不清——

  不,她大概明白是为什么了。

  所以在相同的雨天,她神使鬼差的朝在雨中失魂落魄的人递出了雨伞。

  “你没事吧?”赤松顿了顿,“这样会生病的,去避避雨吧?”

  赤松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僵硬。

  她习惯微笑,习惯露出虽然温和却疏离的微笑,她知道关系人的时候应该露出这样的微笑,但事实上,她很少关心他人。

  于是,赤松的脸就这么僵硬着。

  “……好。”雨中的人点了点头。

  两人无言的一起进了附近的小亭子。

  赤松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抹了抹脸,这才仔细打量起身旁的人。

  ——相貌十分清秀的男生,赤松想。

  对于男生而言过长的刘海湿漉漉的黏在脸颊,看起来很难受。

  “你要手帕吗?”赤松一开口,才发觉这手帕是自己用过的,顿时有些脸红,“还是算了……”

  “谢谢。”男生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礼貌的道谢之后接过手帕,擦了擦脸。

  男生一会儿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自我介绍,“我叫最原终一,谢谢你的关心,恩,和手帕。”

  赤松朝着最原眨了眨眼睛,“噗嗤”一下笑出声。

  “怎,怎么了?”

  “不客气最原君,我叫赤松枫。”赤松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发绳,“最原君你头发太邋遢了,我帮你扎起来吧。”

  “不用了。”最原红着脸拒绝,“这样就好了……”

  “看起来太好笑了。”赤松走到最原身后,“我帮你扎起来,你稍微蹲下来点。”

  最原的拒绝最终消失在赤松的强硬下。

  “请,请问……”最原的脸色有些扭曲,“还,还没好吗?”

  “再等等。”赤松的手小心翼翼的在最原潮湿的发丝间穿过,给发绳扎上一个蝴蝶结,她才满意的点点头,“好啦!”

  听到这句话的最原猛地直起身子,揉了揉受苦的腰。

  “你看,这样不是赶紧利索多了吗?”赤松拍了拍最原的肩膀,“男孩子就要清爽点啊。”

  那个奇怪的男生发型就挺清爽的,除了头顶粗壮到不可思议的呆毛。

  “我不怎么喜欢跟人对上视线。”最原道。

  “也许你可以买个帽子。”赤松提议道。

  “学校会允许学生戴帽子吗?”

  “你什么学校的?”赤松有些好奇。

  “希望峰。”

  “啊呀好巧,我也是希望峰的。”

——

  颇有一见如故的味道,两人迅速的告知了双方自己的班级甚至是座位号。

  从兴趣爱好聊到班级的班主任,从过去发生的笑料道未来自己的希望。

  “赤松桑毕业了会去当钢琴家吗?”最原问。

  赤松不语,只是反问,“那你会去当一个侦探吗?”

  最原思考了半晌,回答,“我想大概是不会的。”他露出了略微苦涩的笑容,“我不希望再发生过去的那种事。”

  赤松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那么最原君你将来要是找不到工作了就过来当我的助理吧——当我这个会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钢琴家的助理。”

  过去的赤松把自己所有的热情全奉献给了她的钢琴。

  现在的赤松带着她所有的热情向最原伸出了手。

  “好。”最原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等你。”赤松许下承诺。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最原微笑。






作者的话:

啊?你说我发展是不是太快了——你点都不!我告诉你最赤就是在雨中偶遇到就能互定终身的一对!!!

稍微解释一下最后有些不明所以的话吧。

【“我等你。”赤松许下承诺。】——知道最原最终可以自己走出过去的阴影相信他并且告诉最原“你可以”。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最原微笑。】——明白赤松对自己的信任知道自己是时候该离开过去的阴影当一位自己真正理想的侦探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