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辣个审神者在与山姥切交往·下

· 被被因为审神者性格关系不是很自卑,偏操心顺便切黑多一点

· 男审

其五

  “其实也算的上是正大光明了吧?”加州清光拨弄着自己的指甲,“不是很理解你们为什么一脸惊讶,我们不是早就被闪了满脸狗粮了么?”

  “没错没错,”安定附和道,“比如说那次用餐的时候。”

其六

  审神者因为与其他刀剑关系并不亲密,所以在一起用餐时气氛是有些僵硬的。

  至少陆奥守已经被不少烤番薯噎着了。

  气氛僵硬,所以大家都是秉着“少说多吃”的准则,早些吃完好解放的。

  “哒哒”,审神者的筷子被审神者故意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了?主殿?是饭餐不合口吗?难道说是生病了?这可不行啊,主殿巴拉巴拉……”长谷部对审神者的奇怪行为反应相当剧烈。

  “闭嘴长谷部。”审神者的嘴抿成一条直线,藏在眼罩下的双眼让人读不懂他的情绪。

  “切国。”审神者干巴巴的叫了一声山姥切。

  “不行。”山姥切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味增汤,这才开口道,“这是我专门拜托烛台切和药研给你准备的营养餐——说真的,主殿,你最近胖了不少。在这么下去我的大腿就要被你躺废了。”

  “我没!”审神者一拍桌子,像是气极了,但是看到山姥切冷淡的目光气势又软了下来,“我才没胖……”

  “认清事实吧主殿,我知道你今天起床的时候一边捏着你的小肚子一边在抱怨。”山姥切道,“既然不想有小肚子就乖乖的吃你的营养餐吧。”山姥切诡异的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乖。”

  “切国你ooc了。”审神者瘪了瘪腮帮子,心不甘情不愿的咽下一口芹菜。

  “因为我是你的刀啊。”

其七

  “说真的,我本来还以为主殿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的。”鹤丸笑道,“那段对话也真是吓到我了。”

  “确实。”一期一振点了点头,“弟弟们原来对主殿还是有些害怕的,那天之后乱他们开始积极的去找主殿玩了呢。”

   “主殿比想象中的还要孩子气呢!”

  “不,没有吧?”清光反驳道,“主殿其实成熟很多了。”

其八

  审神者开始是打算跟着刀剑男士们一起出阵的。

  山姥切跟清光好说歹说,才灭了审神者出阵的念头。

  于是,本丸的刀剑都出阵的时候,审神者就自己一个人在本丸里里瞎闹。

  最后再被山姥切拉走整整训了一个时辰的话审神者这才发誓再也不做了。

  “主殿小时候可熊了~”清光在讲完这个故事后慢悠悠的下了结论。

其九

  “不过主殿也就熊过这么一次,之后就变得跟现在你们知道的一样了。”清光道,“那时也就我跟山姥切两把打刀,主殿也就能骗骗短刀们了。”

  “现在的主殿越发冷淡了啊,”清光看了看有些褪色的指甲油,“是不是不被宠爱了呢?”

其十

  “是……”

  “是……”

  “没有问题,随时可以出发。”审神者道,“……好,那么我等着你的到来。”

  “主殿,你在和谁谈话?”山姥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啊,切国。”审神者向山姥切招了招手,“正好,你过来。”

  “怎么了?”山姥切疑惑的向前。

  “把我抱到本丸最大的那颗樱花树下吧。”

  “主殿?!”山姥切越发不对劲。

  “我只是突然想看看,想亲眼看看这个本丸。”审神者微笑。

其十

  “你要摘下它吗?”山姥切指的是一只戴在审神者脸上的眼罩。

  “嗯,是啊。不行吗?”

  “不行啊,主殿。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若是再知晓你的样貌的话……我怕有一天会将你神隐了。”

  那就把我神隐了吧。

  一瞬间,审神者几乎就想这么这么脱口而出了。

  但是不行。

  “没关系,看着我吧。”审神者拉着山姥切的手慢慢探向黑色的眼罩,“记住我的脸。”

  “你果然不对劲,主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山姥切的手搭在眼罩边缘,并没有解开它。

  “切国,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是被凑数来当审神者的?”

  “我知道。”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的灵力快要支撑不了这座本丸运转,政府将会让其他审神者来代替我的位置?”

  “……我知道。”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其实特别喜欢你?”

  “没有。”

  “骗人。”审神者吸了吸鼻子,“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没有骗人。”山姥切抱着审神者躺在樱花树下,“你还没有对我告白。”

  “你还没有把小夜跟宗三心心念念的江雪左文字捞到;你还没有跟短刀们好好玩一次;你还没有处理完你的文书。”

  “最后一件事是不是太毁气氛了?”

  “阿浅,你还有好多好多事没有做完,你怎么舍得离开?你怎么舍得让我难过呢?”

  “你怎么变得跟清光一样爱撒娇了,切国。”审神者抬手摸了摸山姥切的脸,指尖触到一丝凉意。

  被山姥切抱着的的审神者看不大他的表情,“你在哭吗?切国?”

  “是不是因为我是一把仿品所以就抛弃我了?”山姥切微微颤抖着发声。

  “你怎么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审神者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十一

  “我喜欢你,山姥切国広。不是哪一把山姥切国広都可以。因为你是我的山姥切国広,所以我才喜欢你。”

其十二

  “林浅先生,感觉如何?”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问道。

  “身体上没有任何不适,医生。”林浅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流泪。”

  医生淡淡的撇过林浅地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悲哀,“大概是手术的后遗症吧,别担心没有问题的,许多人也有这种情况。”

  “那就好。”林浅笑嘻嘻的回应。

  “那真是比什么都好。”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