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辣个审神者是个残疾人

·审神者下半身完全瘫痪,基本是坐在轮椅上,每天靠近侍把他搬上床般下床

·男审

(1)

审神者的本丸的一天是从当日的近侍的敲门声开始的。

“大将。”药研沉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您醒了吗?”

“醒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审神者带着略微沙哑的嗓音开口,“你进来吧。”

药研拉开了门。

审神者扭过头,见到药研时皱了皱眉,“怎么是你?”

“有什么不妥吗?”药研打开衣柜挑选今日审神者的服饰。

“……我记得我昨天说是需要一个力气足够大的人来当近侍,服侍我早晨的穿着洗漱与晚间的沐浴的。”审神者的意思够明显的了:药研怎么看也不像是力气大的那类。

“虽然外表如此,我好歹也是把刀,抱起一个两个大将的力气还是有的,请放心。”药研将衣物轻轻的放在床脚,“况且,恕我直言,大将——本丸里块头看起来足够大的怕是没办法好好照顾你的。”

“……倒也是哈。”

“好了大将,”药研抬起看上去羸弱的双臂,“我抱你去洗漱吧。”

“……”心理上完全不能接受啊orz

“大将?”药研疑惑的看着审神者把头扭向另一边,双肩不停地抖啊抖的样子,“再不快点怕是赶不上早饭了。”

“不会的,其他人哪里会起得那么早。”审神者闷声道。

“他们起得再晚也比不上您在这磨蹭半天啊。”

“啊啊我知道了啦!”审神者烦躁的开口,“带我去洗漱吧。”

不就是被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小了十多来岁的少年公主抱嘛,怂啥?!

“好。”药研不卑不亢的回应,好像刚刚调侃审神者的不是自己似的。

慢慢掀开被子,一把把审神者从床上捞起,稳稳的抱在怀中,“呦西!大将号准备出发了!”

“……你闭嘴。”审神者的耳朵红的像快要滴血似的。

(2)

本来,下半身残疾的审神者洗脸刷牙吃饭这一系列的事情,他还是能寄给自足的,但是本丸的刀剑像是审神者压根就是全身瘫痪似的,所有的事都由他们来亲力亲为,让审神者成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我感觉我要被你们养废了。”被药研伺候着洗漱完后,任由药研给自己更衣的审神者开口。

“照顾大将使我们应该尽的职责。”药研推了推眼镜,手臂绕到审神者腰后,像是环着他的腰似的,收束腰带,“这样的程度可以吗?”

“在紧点。”

药研从善如流的收紧了些腰带。

“好了大将,我们该去用餐了。”抱起审神者,药研环顾四周,“大将你的轮椅呢?”

“不是在房间里……?”审神者也张望着,“欸我轮椅呢?”

“轮椅不在的话干脆我直接把大将抱过去把?”

“不不不不!”审神者干脆的拒绝了,“叫山伏国広……啊算了,叫太郎太刀来吧,让太郎太刀抱我过去吧。”

“为什么啊?”药研奇怪的问道,掂了掂手中的分量,“大将你不是很重的。”

“我怕你累着。”审神者一脸正经。

主要是拉不下脸。

“我不累!”药研难得的孩子气起来,“我抱你过去,除非大将你找到你的轮椅。”

“……”审神者捏了捏眉心,“消失的轮椅这种东西打鹤丸一顿就出来了。”



评论(17)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