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如愿以偿·上

·没有最原
·赤松返回现实的日后
·你们喜欢最日天已哪种帅气的姿势出现呢?

a面

从巨大的机械醒来时所看见的白色天花板好像是昨日的事。

  面前的医生笑着说道,“身体无碍呢,⭕⭕小姐。”巨大的疲倦与内心无法言语的酸楚感侵袭了我的全身,我张开嘴,干巴巴的回答,“那就好。”
 
  再次醒来的我好像对一切都没有了兴趣。

  医生对我说,那不过是术后的轻微副作用,一段时间后就会好了。

  我一看就医生亲和笑容后隐藏的虚假。

  无所谓的,哪怕是谎言。

  ——⭕松⭕⭕

  啊啊,这样的人生什么时候才能完结。

  我浑浑噩噩的继续着我的日子。

  学习,工作,交往,我像名为“人”的机器一刻不停的运转着。

  令我不解的是,明明拿出了温和的笑容与亲切的态度,身边的人还是对我感到不适。

  ——那个表情,真恶心啊。

  ——她肯定在暗地里偷偷嘲笑我们吧。

  并不是诉苦什么的,只是很疑惑。镜子里的人明明都笑的那样灿烂了,为什么还是有人说我虚伪呢?我的笑容有那样糟糕吗?

  不行啊,我应该要笑的在灿烂点的。

  这样才像我啊。

  我应该是笑容灿烂,精力充沛,充满希望的。

b面

  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也参加了。

  不少人惊讶的对我说,“⭕⭕你变了不少嘛!”

  “有吗?”我微笑着,“我之前就是这样的啊。”

  “是吗?我明明记得高中的你是有些阴沉的啊。”

  说什么笑话呢?

  我的高中生活明明——

  明明……

  ……啊。

  我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c面

  这样顺利的就想起来了所有,我自己都是不可思议的。

  聚会后,我回家搜索了【弹丸论破】。

  按下回车键,数以万计的信息朝我涌来。

  但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五十三部。

  我参加的场相互残杀。

  有最原君的学籍裁判。

  哪里都找不到。

  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我脑海中出现的互相残杀也只不过是因为过去才过痴迷而产生的幻想吗?

  最原君也是我虚构出来的吗?

  糟糕透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