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如愿以偿·下

·跟上不是一个画风的

·单独看也没问题

·脱离游戏后的日子

·“我”是赤松

·赤松=池松

   最原=原泽

d面

  “赤松桑……”

  我看到,脚踏彩云的最原君向我伸出手,“跟我走吧。”

  朝思暮想的少年笑的羞涩,“娘子,我带你上天。”

e面

  从梦中惊醒的我抹了一把虚汗,闪着荧光的电子钟明确的说明了现在是凌晨时分。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揉了揉太阳穴。

  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一旦被惊醒,我是再也睡不着了。

  端着一杯算的上是昨晚泡的咖啡,我躺在床上,抿了早已冷了的咖啡。

  “呸呸!”皱着脸咽下这口苦的发涩的咖啡,剩余的一杯被我毫不留情的倒进水槽。

  我想,最原君应该会喜欢这种苦涩的咖啡吧。

f面

  “你,去把这个印一份。”

  我垂着眼看文件,这明明是打杂该做的事吧。

  但是我还是笑着应下了。

  因为我就应该是乐于助人的。

  “好的,交给我……”

  “——你们这样子,是不是太欺负人点了?”

  某个声音打断了我。

  抬起头,面前是一个身材纤细的男子。

  “喂,原泽你这家伙,想要英雄救美吗?”

  周围人窃窃私语着。

  “不是这样。”原泽平静的反驳道,“让池松她做这种事怎么看都没有好处啊。”

  “你在拖慢整个工作的进程啊,厚野君。”

  厚野拿着文件悻悻的离开了。

  见厚野离开,周围人也不再看好戏,就散开自做自的事了。

  “……”

  “池松?”

  “你干嘛做这种没有必要的事。”我猛的转向他,等看到他的样貌,我惊呼,“你……!”

  “这可不是没有必要的事。”原泽好像并没有看见我奇怪的态度,“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事。”

  “对吧,池松桑?”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眼前黑发的纤弱男子的样貌与梦中羞涩的黑发少年重合起来,他在喊我:“赤松桑。”

g面

  “……最原君?”我迟疑着出声。

  等我自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原泽。

  哪知原泽也瞪大这眼睛看我,“什么?”

  “不,没什么……”

  “赤松桑你记起我了吗?!”

  “啊?”







是的完了!

我知道这根本算不上结局但是【如愿以偿】是真的完了。
没错这是个系列(明明v3座谈会还没填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