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辣个审神者是个残疾人·中下

·过渡篇

·嚷嚷着要打鹤球很久了但是鹤球出场不多(下一个婶婶的cp是鹤球)

·放心吧残疾审这篇肯定也是玻璃渣



(8)

“嗷——”

天空传来某只鹤凄惨的叫声。

“你们要干嘛?!!”被四把刀从被窝里硬生生给拖了出来的鹤丸满脸惊恐。

“奉主命,来揍你一顿,鹤丸殿下。”太郎太刀用沉稳的语气回答道。

“我最近没对主人恶作剧啊!”鹤丸辩解。

“那你把主人的轮椅藏到哪里去了?”

“哦,主人的轮椅啊,我给埋在后院的泥地里了——”

“啊呀,说漏嘴了。”鹤丸后知后觉的捂住嘴,笑眯眯的道,“不过没关系,主人不会在意这些事的啦。”

  “为什么要把主人的轮椅,埋地里……?”

“一期一振,我想你大概有跟我一样的感受。”鹤丸把头转向发问的一期一振,“不,我想更甚吧。”

“主人对我们的躲避和拒绝。”

(9)

审神者因为下半身残疾,所以需要轮椅来维持日常的行动。但是审神者并不常用轮椅,他更喜欢被高大的刀剑抱在怀里,让刀剑来代替轮椅的作用——这是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们都知道的事。

但是鹤丸发觉,审神者似乎并不乐意让他来帮忙,或者说,审神者并不乐意与他接触。

偶尔他兴致勃勃的提议让他抱审神者回卧室,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拒绝了。

这个发现让他的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愤怒。

他开始变本加厉的对审神者恶作剧。

审神者开始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直到鹤丸整个人扑在审神者毫无知觉的腿上时,审神者竟然微微发抖起来。

分不清是审神者的心情是生气还是恐惧,鹤丸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只见审神者用一种从来没见过的阴沉表情,警告道,“别太过分了。”

鹤丸当时就理解自己最近时间的所作所为彻底触及了审神者的底线。

(10)

“被主人警告后,我也发现,本丸里有不少与我待遇相同的刀剑。”鹤丸说,“一期一振,你也是如此吧。”

“……是的。”

“但是,为什么主人会有这样的反应?”萤丸不理解。

“哈哈,”三日月笑道,“那也是主人的事,不是吗?”

“嘛,以这个我老人家的见解来说……”

“三日月你有什么想法吗?”

“嗯,我想,主人可能过去曾被‘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所伤害过吧。”

(11)

“各位。”用餐时,审神者突然开口,“我这个下午要跟加州清光出去一段时间,大概整个下午都不会回来了。烛台切,晚饭就不用给我留了。”

“是。”

“是每个月的那个会议吗?”清光问。

“没错。”

“那我得好好打扮打扮,不能给主人丢脸啊!”说吧清光就草草扒了几口饭飞奔回自己的房间准备去了。

“呐呐,主人。”今剑撒娇道,“能不能带我去啊?”

“恩……”审神者想了想,“虽然很想这么做,但是这方面还是清光比较熟悉啊。所以不行呢。”

“欸……”今剑十分失落。

“因为主人你只带清光去参加过会议啊。”大和守安定不满,“太偏心啦。”

审神者只是笑笑。

(12)

说是说开会,但这充其量也不过是审神者之间的聚会罢了。

踏出本丸,审神者的表情迅速冷淡下来,早已习惯在本丸里不同的这一面的清光顺从的问道,“哪个方向,主人?”

“子。”审神者半晌吐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的字。

清光了然的点点头,更加抱紧了审神者,“那么,出发了。”



猜猜看:

①残疾审去开会的理由

A 闲着没事就想去看看  

B 唠嗑去了  

C 找前辈去了(就是与山姥切交往的那个审)

D 打算辞职

E 本丸里待着难受想去吹吹风

②残疾审的结局

A 被神隐

B 被黑化的刀杀死

C 接触误会继续开心的和刀生活下去

D 抛弃刀们离开

E 暗堕

答案下章公布,两个都猜对的人,(⊙v⊙)嗯,你可以提一个要求(没错我就是闲)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