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我接手了我喜欢的人的本丸①

·是联文

·然而跟我联文的人一个子儿都没动, @男神我的嫁 我等着你白手起家哦亲爱的

·女审神者

·婶婶有点暴脾气

·cp除了联文的男审和被被其他不予考虑~


(1)

“主人。”

审神者依稀听见了山姥切的声音。

不舍的蹭了蹭被子,审神者吃力的睁开了眼,“恩……怎么了,切国?”

门那头的声音顿了顿,缓缓道,“那位大人的狐之助在本丸外面,要请它进来吗?”

“那位大人”?

审神者迟钝的大脑渐渐转动起来。与自己交好的同僚实在寥寥无几,更别说是自家刀剑所熟悉并且尊重的了……

“他来了?!”审神者惊喜的欢呼。

门外的山姥切略显无奈:“是狐之助。”

“啊呀,狐之助来了跟他本人来有什么区别吗?”审神者唤道,“快点切国,帮我挑件好看的!”

“……你在对一个仿品的审美有什么期待啊?”

“从你身上天天披着的那块布我就知道你的审美怎样了。你主人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漂亮,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在期中抉择一下,毕竟我穿什么都好看啊!”

“不过是那位大人的狐之助,不必盛装迎接吧。”想起审神者平日里在本丸称得上是不修边幅的样子,这样强烈的对比让山姥切内心不禁犯酸。

“你懂什么,”审神者道,“在喜欢的人面前谁不愿意让自己再好些呢?对我而言,哪怕只是喜欢的人的所有物面前也是如此。”

(2)

“狐之助。”审神者一步一步缓缓到等候已久的狐之助面前,瞧见它身旁的碟子里装的油豆腐只动了一些,奇怪的问道,“怎么,油豆腐不好吃吗?”

“油豆腐很好吃,审神者大人。你家烛台切的厨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狐之助说。

“……”审神者顿了顿,“你……”

“聪明如你,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像人类一般笑了起来,“我此番前来有要是相求。”

“不做。”审神者干脆利落的回答,“你占据了这只狐之助的身体?”

眼前的狐之助明明散发着令人熟悉的灵力,可所表现出的行为却是令人陌生的。

“任何狐之助都是我的一部分,何来占据一说。”狐之助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别那么快就拒绝我,何不听听我所相求的事呢?”

“总之没什么好事吧?”

狐之助仿佛没有看到审神者的拒绝似的,自顾自说道,“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好差事吧——我想让你接手他的本丸。”

审神者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不过,“为什么,既然是他的本丸,为什么要我去接手。说到底,他人呢?”

“这就是机密了。”狐之助狡黠的眨眨眼睛,“你自己去确认不是更好吗?”

“但是机会只有这一次。”狐之助道,“你要是还是不同意,我就只能另找他人了。当然,万一找到某些爱碎刀或者有奇怪嗜好的粪审就不是我的错了。”

“你在威胁我?”

“不,是说服你。”

“……好吧,你成功说服我了。”我绕了绕垂到肩膀的发丝,“我当。”

“主人?!”唯一听到一人一狐之间谈话的山姥切有些惊慌。

“别担心切国,我还是爱你们的。你知道,我放心不下。”审神者脸上带上了些做了坏事的小孩被家长发现时的尴尬神色。“等我找到他把所有事都问清楚了,我自然就不会再去当那里的审神者了。”

“等我好吗,切国。”

“好,我等你。”

(3)

“那么事不宜迟就出发吧前去那个本丸看看情况吧。”审神者拉了拉身上精致的服饰,“这幅装扮去也称不上失礼。”

“现在就去?”

“不行吗?”

“不,当然没问题。”

“反正只是过去跟他们知会一声以后由我来提供本丸的灵力就行了吧?”审神者不是很在意,“他们多数也是见过我的,虽然也不用言听计从,但是至少应该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那就出发吧。”

(4)

等来到目标的本丸,审神者惊讶的发现整座本丸都被一股黑气笼罩着。

“什,这不是黑暗本丸吗?!”

“不是,准确来说这是半暗堕的本丸。”

“这是他的本丸吗?”审神者环顾四周,确实一草一木,池塘田野都是自己说知道的模样,可这死气沉沉的氛围可跟她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啊!

“谁!”右方有人一声大喝,那人喊完了定睛一看,“大人?”

审神者一瞧,这不是压切长谷部么。

“大人!”身上隐隐散发着黑气的长谷部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往审神者的方向快速冲去,“大人,请告诉我主人到底怎么了?!”

“你离我远些。”审神者厌恶的躲避着长谷部身上的黑气,“这样会被污染的。”

“啊,抱歉。”长谷部歉疚的后退了一步,眼神热切,“请告诉我主人到底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清楚。”审神者道,“等我下次来……”

审神者都半句话被长谷部忽然挥出的一刀吓得憋了回去。审神者连忙拔出腰间的山姥切应敌,恼怒道,“压切长谷部,你在做什么!”

“每一个人都要妨碍我见到主人……”长谷部咬牙切齿,“所有妨碍我的人都是敌人!”

审神者灵巧的避过长谷部的攻击,暗道:他怕是被黑气影响了。

“我想见主人啊啊啊啊!”

“妈个鸡你以为就你他么想见他啊!”审神者怒,“老子也三个星期没见他了啊!我也想见他啊!但是你就不能学学我安安静静的等他回来吗?!没事砍什么人??你要是把我砍死了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他了!!”

长谷部一愣,“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

我被这把直愣愣的刀给气笑了,“你说你要暗堕了政府还敢把审神者派到这座本丸里吗?”

“我还是不能相信你。”长谷部想了想,又摆起了架势。

妈卖批。

这把刀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我都说了那么清楚了。

黑气还能降智商的啊?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