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赤】那个美好的梦

·幽灵paro

·@Redddddddd_潇 那啥,孩子是生出来了但是好像营养不良啊qwq

·安定的玻璃渣

有一说,幽灵是人死后的状态。

有一说,幽灵是人怨念的集合。

有一说,幽灵只不过是人们捏造出来的,幻想的产物。

因为自己也曾接到过幽灵相关的委托,但无一不是他人搞的鬼,所以最原终一自身是不相信世上存在幽灵的。

但是一码归一码。

任谁看到有一个半透明的人坐在自己床上都不得不相信幽灵的存在了吧。

“唔,唔啊——!”因为实在太过惊讶,最原忍不住叫了出来。

“真是……”半透明的人缓缓转过身来,“看到我就尖叫什么的让我有点受伤啊,最原君。”

熟悉的称呼方式。

还不久前,自己还曾听见她唤自己“最原君”。

“赤松桑?!”最原快步走到其跟前细细打量着她,“你没死吗??”语气带上了强烈的期待。

“就跟你看到的一样。”赤松伸张了一下自己半透明的手指,“我已经死了哦。”

“啊,”最原也也意识道了这一点,失落的低下头,“都是因为我……”

“最原君什么错都没有!”赤松想要伸手去拍拍最原的肩膀安慰一下他,可是手指穿过了肩膀,碰不到任何东西,“倒不如说是我的错,要不然天海也不会死……”

“不是赤松桑的错!你是为了大家着想。”最原反驳,“是因为我……”

“好啦,好啦。”赤松止住了最原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欲望,“奇迹般的再会,难道我俩就这样互相道歉下去吗?”

“做些正事吧。”

  “‘正事’是指?”最原红着脸看着赤松离自己越来越近,“等,太,太近了……”他小声叫到。

赤松的脸在凑近一点就可以碰到最原了。

“要做做做什么事?”最原快结巴了。

“握住我的手,最原君。”赤松的声音十分认真。

“欸?”最原一愣,“真的要握吗?”

“什么啊你这个语气。讨厌碰到我吗?”赤松不满的鼓起腮帮子,“讨厌我?”

“没有没有。”最原一个劲儿的摇头,“不讨厌你。我喜欢你。”

“欸?”这下换赤松红脸了。

最原好像没有发觉自己刚刚说出了什么“暴言”,“那我握了。”

“哦,哦……”

最原照做,手慢慢的附上赤松的手。

“碰不到……”最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穿过赤松。

“没错。”赤松道,“作为幽灵的我可以穿过一切物体——包括那扇黑白的门。”

“那么就可以知道黑幕是谁了!”

美好的未来仿佛触手可及了。

再之后,最原就被日常的广播给叫醒了。

晃了晃头,最原笑了。

“真是个不错的梦。”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