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53

·长兄松

【松野轻松的场合】
  啊?那两个人?呀,都是麻烦的人呢。明明身为哥哥,却是一点也没有什么架子。这可不是在夸他们啊,因为他们总是这样散漫所以我才会成了这样的角色啊!……那两个人在一起我其实是不惊讶的。我是离他们最近的人,我甚至比他们还要清楚自身的感情变化。但是说实话,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们不会正式的挑明关系的。虽然看上去那副样子,其实内心也是有诸多考虑的吧。在不必要的地方瞎操心……他们幸福就好了,我会祝福他们!

【松野一松的场合】
  啊……说是交往的时候我确实吓了一大跳。我不怎么主动接触试图弄清兄弟们是怎么样的关系。对我而言,只要他们还是我们的两个哥哥就足够了。啊,现在的世界确实不太能接受同性恋吧,但是又没有什么关系,那两人又不会因此而受伤。对他们而言,只要我们献上祝福,就是最大的认可了吧……一直幸福下去吧!

【松野十四松的场合】
我很高兴哦!之前多多少少感觉到了,小松哥哥跟空松哥哥之前不平凡的氛围,那期间两人也发生了不少矛盾。所以确定下来关系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啊!单纯的,为自己的哥哥找到了能够陪伴一生的恋人而高兴。我知道,世人大多是不能接受小松哥哥跟空松哥哥之间这样的关系的。但是那又如何呢?找到能陪伴一生的人是值得祝福的事情。我会祝福他们的!

【松野椴松的场合】
  终于是开始交往了啊……之前虽然也有过交往的气氛,不过也只是处于暧昧阶段吧。进度比想象中的要快啊。大概除了轻松哥哥,我是最清楚小松哥哥跟空松哥哥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的吧。那两个人其实双向暗恋了有一段时间了吧,具体大概是在高中……?这得问轻松哥哥。高中的时候我基本上算是小松哥哥跟空松哥哥的爱情顾问了。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分别发短信给我,我很困扰的啊当时!后来也没上大学,就这样宅在家里成了neet,大概是这段时间左右他们不在来发短信给我了。可能是意识到了他们的感情在这个世界或许显得有些异常了吧。我这里可是一直都盼着他们修成正果啊!无论如何我几年来的心愿终于实现,虽然道路有些坎坷但是他们还是走到一起了。从今往后也要幸福下去啊!

喜欢玩捉迷藏的修女和恶趣味的恶魔

这位亲 @Everylution 要的osoichi,小学生文笔,请笑纳

·宗教松背景下的osoichi

·以下↓

(1)

  在一处偏僻的小屋,华美的的装潢也无法遮掩其中传来的诡异气息——魔女的家。

  今天魔女迎来了他少有的一位熟客。

  “……你为什么又来了?快滚回你的地狱里!”椴松一见来人那身骚包的红色衬衫,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谁。

  “别那么无情啊,魔女。”恶魔红色的双眸不怀好意的闪烁着,“先听听我的条件吧。”

  “——你这里有返老还童的药吗?”

  “有是有。”椴松将内心的疑问堵在喉咙里。

  “怎样的?”

  “一次八小时,无后遗症。” 

  “很好,就这个了。”小松爽快的答应了,“喏,这是代价。”

    他手中的是一根纯白色的羽毛。

    谨慎的将羽毛捏起,椴松凑上去闻了闻,“恩,是货真价实的天使的羽毛。”他的表情舒展了些,“看在你这次这么富有诚意的份上,我就不卖给你假药了。”

  既然药到小松的手上了,椴松终于将憋在自己心里的疑问说出口:“你一个恶魔要返老还童的药干嘛?”

  “我在神父那里见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恩恩。”

  “想要增加跟小猫咪之间的情趣啊。”

  “你智障是不是?”毫不留情的吐槽了小松,椴松甩手送客,“别又把可爱的女孩子弄坏了。女孩子是珍宝知道吗?” 

  被强行关在门外的小松笑了笑:“虽然穿着裙子不过不是可爱的女孩子啊,我亲爱的修女。”

(2)

  “修女姐姐!”

  “我是男的啊……你耳朵聋了吗?”被喊道的一松无奈的站了起来,磨磨蹭蹭的走到男孩的身边,“你这次又想玩什么?”

  “捉迷藏吧!还有,对待可爱的小孩子修女你能不能温柔点?”

  “你这小鬼哪里可爱了?”一松一拳揍在男孩的脑袋上。

  “我可是人间国宝啊,修女你对我温柔点不是应该的吗?比如说“oso酱来,啊~~”什么的。”

  “这种事情一辈子也不会发生的放心好了你个臭小鬼!”一松狠狠的反击,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

  那边的oso还在滔滔不绝,这边一松开始反省自己之前的行为。

  在与oso相处的时候,他是不是,太过被动了?

  “……吶,你在听吗?修女?修女姐姐!”

  “叫哥哥!”一松反射性的开口,“……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伤口啦伤口。”小松吧自己的左手伸出来,手掌上有一道沟壑分明的伤痕  ,“它出血了。”

  “……”一松有些怔。

  感觉会是很美味的……

  啊啊,他在想什么呢!

  “不喝吗?” 

  “什,什么?”

  “血啊。对于我自己的美味程度我可是相当清楚的。不想喝我的血吗?你想喝的对吧?”明明是小孩的身躯,气势上却压倒了身为大人的一松,“你要我,对吧?”

  “啊,是。”或许鲜红色的血液迷惑了他吧,一松想,“我想要你。”

  “那就成为我的吧,这样我就是你的了。”

  恶魔在低语。

(3)

  “哈,你现在就像吸血鬼一样。”小松的右手磨蹭着一松的后颈,“满脸通红呢,我的血那么好喝吗?”

  “别把我跟那些低等生物作比较。”一松松开口,不屑的说道。

  “哈哈,修女,不对。”红色的眼眸注视着一松还留有血迹的嘴唇,“我亲爱的死神,我找到你了。”

  “你把我叫醒做什么?做修女的日子还是相当舒适的。”

  “诶?你比较喜欢小孩子的我吗?”小松瘪瘪嘴。

  对他而言,解除魔女药物的作用根本不费功夫。小松伸开双臂,“大人的身体能做更多更加舒服的事哦~”

  “这就不必了。”一松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乖乖倒在小松的怀里,任由他锁紧束缚自己的双臂。

  “我抓住你了,亲爱的。这场游戏是我的胜利~~”

  “……啊呀,输了呢。(捧读)”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52

·相当放飞的结局

·其实是科幻的背景我会说嘛

·小松中心


 初春,当门前的第一朵花开放时,心心念念的第一个人终于睁开的眼。

  “空松。”哪怕沉睡着的是五张一模一样的脸,小松几乎不花分秒就认出来了醒来的人是谁,“欢迎回来。”

  空松的瞳孔略微紧缩,判断环境的安全后露出了笑颜,用唇语道:我回来了。

  春天总是会带来好的消息。

  在第一的人醒来后,剩余四人也陆陆续续睁开了眼。

  一周后,小松终于久违的享受到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温馨。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小松想。

  能让他的弟弟们回来就是一切了。

  毕生最大的心愿也实现了,小松又开始无所事事。

  今天跟着空松去街上摆pose勾搭女孩子,明天更轻松看网上的大人气女明星的直播,甚至是跟着椴松逛街买衣服。

  偶尔会落下一两滴名为怀念的泪水,但这并不妨碍他打算从此以后跟弟弟们一起生活直到死亡的决定。

  可是上天总是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一条新闻打破了所有的伪装。

  [今天是著名的科学家松野小松逝去的十周年纪念日,这位伟大的发明家给我们带来无数的新技术,让我们来细数……]

  不过是为了唤醒弟弟们的副产品罢了。

  小松第一反应是这样的。

  数秒后他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

  “这是怎么回事,小松哥哥?”新闻的发现者轻松不可置信。

  “喂,你真的是小松哥哥吗?”多疑的椴松第一个质疑。

  “我是松野小松。”

  就在当弟弟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小松的话让他们又把心提了起来。

  “——从生理上来讲,我跟松野小松是完全一致的。从外表到指纹到DNA,甚至是之前被一松的猫挠到的伤疤我都有。并且。我也拥有松野小松的记忆。”

  “小松哥哥?”

  “我是松野小松,却又不是。准确来说,我是松野小松所造的,松野小松的克隆人吧。”小松笑了笑,眼里的怀念是任谁都能分辨的,“主人啊不对小松,对,他喜欢我叫他小松。小松在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我是在小松对你们的爱和对自己的不信任中出生的,名为‘松野小松的执念’的存在。小松说过,若是到我肉体承受范围外的时间你们还未醒来的话,就由我来制造下一个松野小松,直到你们醒来。幸运的是,在小松去世十年后你们就醒来了。”

  “等等,你说慢点,我脑子有点理不清……?”

  “本来我可以选择不告诉你们这个事实,就让我来作为你们的哥哥度过一生的,但是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我也不得不‘死去’才行。”

  “在我死后请将地下室的另外496个我也一并销毁。那么,再见了,弟弟们。”

  仍未消化的不真实感,随着和松野小松相同的存在的消亡化为了干涩的真实。



作者的的话:

这个结局相当的放飞和突然,就像赛车拐了个直角然后直直冲进海里那样。

开始想的结局是,因为嫉妒小松的弟弟和对小松过于的执念将弟弟们全部杀死的克隆小松——这样的结局。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自己一人死亡的情况。我觉得克隆小松死后弟弟们一定死相当懵逼的吧!#听我们说话啊!##让我们嘴炮你一下你就不用死了知道吗?!#这样的。

无论如何,看到这里真的是非常感谢,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SPA松4

·全松亲情向
·内有EQ超低的小松,材木相拥,好像傲娇了但其实没有傲娇的轻松出没,请注意

  #4

  又是那个梦。

  梦中的松野椴松幸福快乐,美好的宛如虚幻的泡沫。

  直到身边的哥哥们一个一个全部【消失】,他才猛然醒悟,痛哭流涕。

  椴松就站在【椴松】的身边。

  明明是已经成年的身躯,却像个孩子一般,全然不顾形象的哭泣,大吼。

  这是从记事开始就在做的梦,松野椴松幸福却悲哀的一生。

  [拜托了,这次你一定要……]

  椴松猛的睁开双眼,一摸额头,发现出了些许汗。

  “哈……”平复了略微急促的喘气,椴松再度闭上眼。

  但是这下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椴松?”空松发现了椴松这边细微的动静,勉强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怎么了?睡不着吗?”

  “空松哥哥……”椴松缩进空松怀中,“我做噩梦了。”

  空松轻轻的拍着椴松的背,“要哥哥唱安眠曲给你听吗?”

  “才不要嘞。”或许是因为空松的怀抱太过安心的缘故,椴松睡意渐浓,“你在旁边就好了,呼……”

  “小孩子就是容易睡着啊。”小松睁开眼,眼神清明。

  “椴松说他做噩梦了。”空松调整姿势,让椴松睡得舒服些。

  “噩梦而言,椴松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小女孩。明早起来就忘记这件事了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见空松脸色凝重,小松不经笑了,“别太担心了,没事的。”

  “你要出去了吗?”空松看着小松轻手轻脚的爬出被窝。

  “是呀。嘶,外边好冷。”小松将睡衣换下时抖了抖。

  “冷的话就别出去了如何?”

  开口的是轻松。

  “真是,你们一个两个大晚上的都不睡觉啊?”小松无奈的开口。

  “这句话我还给你。”轻松见小松穿上了黑色的衬衫,道,“……外面还挺冷的,加件外套吧。”

  “嗯?不用不用。”小松愣了愣,傻笑起来“反正一会儿就会热起来了。”

  “这个时候小松你应该顺从的接受啊。”空松开口。

  “为什么?如果轻松真的要我穿上外套用他的能力不就好了?”

  “……小松你去死。”轻松生气的撂下一句话,躺被窝里睡着去了。

  “轻松怎么又生气了?刚刚不还挺温柔的吗?真是反复无常啊……”

  “小松。”

  “怎么了空松?”

  “你个笨蛋。”

   “啊?”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51

·明明是kros却只又空松的内心剧场和色松对手戏

·是长兄松没错


  松野空松喜欢念着那些华丽的台词。


  他沉醉于扮演那些个性鲜明的角色。


  当他口中滔滔不绝的念着长段长段的台词时,过于投入的表演会让他暂时产生一种“我就是这个角色”的错觉。


  他喜欢扮演他人的感觉,因为扮演他人时,就不会受到煎熬了。


  ——对小松求而不得的煎熬。


  这种禁断的感情不知何时出现于空松的心中,只知道,当他发现这份名为“爱恋”的情感时,他已经戒不了名为松野小松的毒了。


  种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埋下,又不知何时已长成了参天大树,密密麻麻,给空松的心灵蒙上一层阴影。


  小松会怎么看我呢?


  恶臭的淤泥开始蔓延。


  我的亲兄弟,我尊敬的哥哥,我爱的人,无法相爱的人,无法吐露爱语的人,会温柔的鼓励我的人,肯定了我的存在的人……松野小松会怎么看待我对他抱有的不纯洁念想呢?


  肯定会失望的吧。


  自己爱着的弟弟,留着相同血液的兄弟,竟然对自己抱有不该拥有的,这样恶心的想法。


  我真是最差劲的……


  “臭松你啊,真是恶心的要死啊。”


  “……你在说什么呢brother,作为一位cool又handsome的gentleman,又无数kara girls的我,可是……”


  “就算有再多的kara girls,你想要的那一个还是无法拥有,那又有什么用呢?”一松笑了,嘴角轻挑,像是在嘲讽被空松埋于心底的秘密,“你那点不堪的想法有点脑子的人早就发现了,也就小松哥哥那个笨蛋才会对你那种能烫死人的视线熟视无睹吧。”


  空松的心猛的一跳:“你是说他发现了?”


  “嗯哼,谁知道呢。”一松遏制住自己忍不住大笑的喉咙,“顺便告诉你一个消息吧:除了小松哥哥不清楚外,我们都知道了,你那小心思。”


  空松的身体绷紧,又放松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演技有那么差劲吗?”


  “差劲透了。”一松直言,“连弟弟们都在担心你们了。”


  “欸?”


  “……你这头脑空空松!”一松不爽的咋舌,“弟弟们都在担心你的情感问题啊,'哥哥'。作为长兄就不能让弟弟们省点心吗?”


  “啊,抱,抱歉……”


  “要的不是道歉啊……”一松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啊真是……”直接上拳头吧。


  “唔!”这是肌肉碰撞发出了沉闷声响。


  “一松……?”空松被一松一个漂亮的右勾拳打得有些懵。


  “叫你赶紧去告白啊的意思啊臭松!”


  “欸?但,但是,我们是兄弟……”


  “兄弟又怎么样?!对我而言,你们所希望的幸福才是重要的!”发觉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一松的耳尖添上一摸红晕,“我,大,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空松笑了,像是放下了肩上的负担,释然的笑了,“啊,是吗。”


  “谢谢你了,一松。”空松温柔的拍了拍一松的头发。


  “恶心,把手拿开。”


  “抱歉抱歉。”空松挪开手,“嗯,我会去告白的。无论能否被接受,我还是得请口告诉小松我的心意啊。”


  “……姑且祝你成功吧。”


  蓝色的身影越走越远,一松换下了连自己都嫌恶的温柔姿态,眼中不再有着之前的生机,而是宛如淤泥一般无法挣脱的眼神。


  口袋中红色的照片被手捏得皱起,一松啐了一句。


  “要不是轻松那个混蛋威胁我的话……”






作者的话:

其实是空松喜欢小松一松喜欢小松轻松喜欢小松,末松二人表示哥哥们关系太乱不予评论——这样的设定。

空松对小松是强烈的渴求,却控制自己压抑自己。一松对小松是随便怎样,只要你的所属权是我的就好。轻松对小松是我知道我不可能,所以我带给你你想要的。

谢谢你看到这里

SPA松3

·全松亲情向
·如狗血剧一般的剧情发展
·反正就就是粗长不了的我

#3
  当长兄二人在家中享受着难得的温馨时,电子两人却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

  “哈?你在自说自话什么啊,敦君。”轻松一只手紧紧的拉着椴松的手臂,“请不要擅自将我的弟弟带走好吗?”

  “这可不行啊,轻松君。”敦一脸严肃,“你也知道了吧,你弟弟的能力有多么危险。”

  “所以你们要扣留他?别开玩笑了好吗?!”轻松叫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什么恶心的主意!”

  “只是暂时将他留在协会几天罢了。”敦君笑,“很快就会将他送回来——难道说,你还想突破这个包围圈吗?”

  不知何时,宽阔的空房间被一群黑衣人所包围。

  “不过区区几条杂鱼,有什么不可以的?”
——
  “真过分啊,咳咳,轻松君你做的未免太过了些吧?”敦的齿缝间渗出血丝,“明明就是个辅助系。”

  “被辅助系打趴在地的战斗系在说说什么呢?”轻松道,“好了,椴松。我们回家吧。”

  但是椴松却还站在那儿。

  “怎么了,椴松?”轻松疑惑。

  “轻松哥哥,要是不按照这个人做的话,轻松哥哥会有麻烦的吧?不仅是轻松哥哥,哥哥们都会有麻烦的吧?”

  “……不会有事的。”

  “轻松哥哥你啊,真是不会撒谎啊。不过是被留在这里几天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轻松眨了眨眼,“椴松你别闹了,回家吧。”

  “不会回去的,因为会给哥哥们带来麻烦。”

  宛如通晓一切似的,椴松露出了他这个年龄不该出现的笑容。

  “你在说什么啊,椴松。”轻松看着椴松向敦走去。

  “哦呀?”敦吃惊的看着椴松走到自己身边,“轻松君你弟弟可比你懂事多了。”

  “嘁。”轻松咂嘴,“我再说一遍,跟我回家,椴松。”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50·请永远在我身边

·小松第一视角
·kros向
·安定的黑化了x

所谓爱情啊,是一件麻烦却又挣脱不开的累赘。

  所以我很惊讶我跟这个叫空松的男人交往了这么久。

  我并不是同性恋,只是一次意外,两人做了一次,于是就常常联系了。

  或许空松他把这段感情当真了吧。

  我挺喜欢空松的,人帅,技术也棒,而且对我相当体贴温柔。如果只是情人,我想我很乐意一直与他维持着这种关系。

  但我不需要一个爱人。

  所以我打算与空松解除这段关系。

  之前其实也对他直接提过我的想法,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更加温柔体贴,好像再说“不要抛弃我”似的。

  那时我没能抛弃他。

  但是事到如今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开始越来越喜欢空松的温柔,也常常拿自己所认识的人与空松比较。

  我发觉我开始陷入空松的爱中,不断下沉。

  “空松。”

  于是,我这么开口了。

  “我们结束这段关系吧。”

  “嗯,不是说你有什么不好,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空松的脸色是我从未见过的阴沉,“啊,好想你之前也有说过这样的事对吧。怎么,你终于厌烦我了?还是早就厌烦我了但是现在才说?”

  “空松你很完美,作为情人的话。而我不需要爱人。”我想我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我的想法。

  “啊是吗。”空松慢慢开口,叫了我的名字,“小松。”

  “既然以这种方式还是不能拴住你的心的话,我只能用些许强硬的方法把你留在我身边了。”

  我最后听到的,就是这空松略带遗憾的话语了。

SPA松2·愿这平凡的日常可以继续下去

·六松中心无cp向
·超能力设定
·虽然标题这么说了但是我想赶紧进入正剧啊
·本章内有电子,长兄,和轻松的嘴炮,和小松想搞事,请慎入

#2
  “那是『choro』?”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身边的小孩子是?”

  周围人悉悉索索的小声交谈声在这个略显空旷的空间中显得有些刺耳了。

  “轻松哥哥……”椴松不安的攥紧拳头。

  “没事的。”轻松安抚似的摸了摸椴松的头发。

  “那个——”轻松抬高了嗓音,“能不能请你们闭嘴啊,普通人们。”

  “你说什么?!”有一人忍不住轻松话语中的羞辱,“喂!哪怕你是『choro』,也不能这样侮辱人的吧?!再说了,你有什么好骄傲的?跟我们一样都是超能力者啊!”

    “一样?”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似的,轻松笑出了声,“哈,别开玩笑了好吗?你知道这句话从你嘴中说出来有多么具有讽刺意味啊,逃兵成田先生。”

  “欸,为什么会知道我的……”

  “记得你是比我大七岁是吧。那么,现在20岁的成田先生,你是否对于在自己刚成年时所犯下的罪行感到些许的后悔呢?”

  “在两年前的战场,你因为自己的无能于是抛弃了队友,牺牲了他们。苟且偷生,颤颤巍巍的躲在谁都不知道的角落里等待战争结束,啊对。所以你才能站在这里啊。你的命是你的队友牺牲了自己所换来的,而你却辜负了她们的期待,选择逃跑。”

  “因为,不跑的话会死……”

  “像你这样的人真是没救了呢成田先生。真亏你还敢叫嚣着说什么跟我一样。麻烦请记住了,我跟你的差别就像是神跟地上的虫子,而你就是地上的虫子。恶心的靠着同伴尸体只会嘴上说漂亮话的恶心的虫子。”

  “那么就再见了,成田先生。”

  ……
  “真厉害啊,轻松哥哥。”椴松偷偷的转过头去看蹲在地上的成田,“超厉害。”

  “这点程度不算什么,都是跟小松哥哥练出来的。”

  “哦哦,不愧……”
——
  “空松你啊。”躺在沙发上的小松问道。

  “嗯?”空松端详着镜子中的脸。

  “这样的生活不会感到不爽吗?”

  空松眉头一挑,放下了手中的镜子,“欸?什么,大哥你又要搞事情了吗?”

  “什么叫‘又’啊?!”小松从沙发上滚下来又滚到空松背后,大半个身子都靠在空松的背后,“哥哥我才没做过什么奇怪的是啊。”

  “没有就好。”空松拖着重重的小松站起身,“听一松说你跟轻松昨天又吵架了。”

  “我跟轻松老是再吵的呀。”

  “连一松都在担心你们两个了,你还是收敛点吧。”空松吃力的走进厨房。

  “为什么要我收敛啊,轻松明明也有错的。”

  “大部分原因都收你引起的吧?”空松打开冰箱,“明明道个歉就能解决的问题就这么被你们两个拖了整整两年。不累吗?”

  “……”

  “反正我才不会去纠结你们两个之间莫名其妙的矛盾。别妨碍到弟弟们就行了。”空松从冰箱里拿出两颗蛋,“泡面配煎蛋?”

  “好——”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49·如同冰激凌般可口的空松

·标题是真的
·长兄tag因为出场的人只有长兄二人
·有过多无用且多余的描写
·啊姑且r12?

以下

  刺激着神经的是嗅到的那隐隐约约的恶臭味。察觉到不妙的小松想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嗅到了男士香水的味道。

  那是一抹极其熟悉的味道,所以哪怕只有淡淡的一丝气味,小松还是分辨出来了——是不知被兄弟们吐槽了几次的空松的香水。

  发觉了这一点的小松控制不住自己往小巷迈去的步伐。

  越往里走恶臭越浓郁。在皎洁的月光下,那股恶臭的来源越发清晰了。

  小松停下了脚步,映入眼帘的场景让的思维像生锈的齿轮一样无法转动。

  ——那是正在融化着的空松。

  这是小松能用语言描述的最准确的语句了。

  像是大热天下的冰激凌一样,空松的身体已经融化了大半。疑似血液的深红与白色的脂肪混在一起,慢慢在巷子中并不宽阔的道路蔓延开来。

  小松对于眼前非日常的场景过于震惊,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究竟代表了什么。牙齿因为激动而猛烈的互相磕绊,他数次张开嘴,却只能从干涸的喉咙中挤出不成型的两个字。

  “空松……?”

  空松好像听到了来自小松的声音。在这段时间里,空松只剩下了大半颗头。即便如此他还是听到了,还是辨认出来了小松的声音。

  只剩下头的空松用自己残缺的唇瓣勾出了一如既往地笑容,被兄弟们认为很痛的笑容。因为气管已经被融化的几乎没剩的原因,空松并没有发出声音。

  除了小松过于粗重的呼吸声,这小巷中只有如同被使劲搅烂的冰激凌似的,粘稠又带有水声的声音。

  然后小松辨认出了,空松那开开合合的唇瓣所传达的含义。

  『对不起,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那究竟有着什么深意小松没有去思考,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空松融化成了一滩血水。

  没有叫喊也没有哭泣,就像一个不愿意承认游戏bad end的幼稚的小孩,小松带着一如既往地笑容,跟往常一样回到了家。

  家里平和的空气让回到家的小松忍不住微笑,回到家里,弟弟们都已经在等他了。

  “小松,快点刚吃饭了!”那是空松的呼唤。
  “马上就来。”将手中的鞋子放下,换上拖鞋,小松的笑容有些过分灿烂了,“等久了吗?”

  “没有哦。”空松的视线瞥到了小松的裤管,“……小松哥哥你的裤子?!”

  “没什么,只不过一不小心沾到的罢了。”小松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恼的笑容,“真是的,究竟是在哪里沾到的呢?”

SPA松

·年龄差注意
·全员亲情向
·色松十分安定
  速度的关系:谈恋爱时黏黏糊糊,结了婚开始这种嫌弃——这样。
  对十四松而言椴松是必须需要保护的
·世界观不完整
·全员ooc
·主线是速度让重归于好x
以下↓
#1
  “哈……”

  冷气从口中吐出,椴松搓了搓双手:“今年冬天真是冷啊。”

  “totty冷吗?”一旁的十四松将亮黄色的大衣脱下,盖在椴松身上,“多穿点就不冷啦!”

  “嗯……谢谢,十四松哥哥。”椴松轻微的颤抖着,“但是我还是觉得,哈,好冷啊。”

  “totty?”十四松疑惑的将手探向椴松的手,感受到的是刺骨的寒冷,“没事吧?!!”

  “有点……不行了。”椴松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快点叫小松哥哥来……”

——
  这是一个人人都能拥有超能力的时代。

  多数人在约摸十岁左右便觉醒了属于自己的超能力,最晚的在十五岁前总会觉醒能力,若十五岁后仍没觉醒,那么一定是无能力者。

  能力的种类各种各样,各类奇葩怪异的也层出不穷。

  “嗯……”椴松点了点头,“那么我是什么样的能力呢?”

  “这得等你尝试过之后才知道。”轻松合上手上的《超能力入门》,“能力是会遗传的,但是我们六胞胎的能力各不相同。”

  “会不会是把东西冻住什么的呢?”椴松猜测,“觉醒期的那段时间可把我冻死了。”

  “可能性不大。”小松说,“你看你轻松哥哥的能力是言灵对吧,觉醒期那段时间他身边倒是长出了不少植物。这两者之间可没什么关系啊。”

  “那就没头绪了啊。”椴松有些失落。

  “试试不就好了?”一松提议。

  “……还有这招!”椴松恍然大悟。

  “有什么有啊。”轻松用手上书拍了拍椴松的脑袋,“别傻得跟你空松哥哥似的,还有一松,别怂恿椴松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最好是对着臭松使。”一松冷笑,压根没把轻松的话听进去。

  “一松!”

  带上能力的警示语句让一松抖了抖,乖乖闭上了嘴。

  “……”一松摸了摸怀中的猫,把轻松的小黄书给我挠破了去。

  怀中的猫咪叫了一声,迈开骄傲的步伐,向着书柜后走去。

  将一松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小松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问椴松:“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超能力协会?”

  “就是那里。早点知道是什么样的能力比较好啊,不然有可能在不知名的情况下触发了能力使用的条件,然后我们家就pong——”

  “可怕!小松哥哥你好可怕!”

  “你在做什么啊!”轻松忍不住出声,“别恐吓你最小的弟弟啊!”

  “是是——”小松一脸无趣,“轻松你还真是刻板啊。”

  “都是因为家里的两个哥哥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轻松抱起最年幼的弟弟,“别吊儿郎当的啊,成年人。”

  “我可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很认真的啊,未成年。”小松朝着椴松笑笑,“嘛,椴松你记着明天跟我一起去协会啊。”

  “小松哥哥我麻烦你做事稍微动点脑子好吗?!”因为有些愤怒,轻松抬高了声音。
  椴松抖了抖。

  轻松拍了拍椴松的背,“椴松,明天我带你去。”

  “谁都行的啦……但是轻松哥哥你不是明天还要打工吗?让小松哥哥陪我去就好了。”

  “乖孩子。”轻松弯了弯眉,柔和了表情,“别担心,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小松哥哥。”一只手拉住了小松的衣角,“很难过吗?需要十四松来安慰吗?”

  “没关系的哦十四松。”小松笑着拍了拍十四松的脑门,“我没有不高兴。”

  一松冷眼看完轻松跟小松吵嘴的一幕。因为轻松【言灵】的关系,一松无法出声,他也不想出声。

  两人的间隙开始渐渐扩大了,一松摸了摸逗猫棒上的软毛。

  ……臭松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