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最原君。”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最原的整个身体僵住,嘴唇颤抖着发出几个破碎的音节:
 
  “aka……”

  他不敢回头看。

  他怕心中的希望又会熄灭。

  “最原君真是个笨蛋。”女孩带着不满的声音,微凉的手指触上最原僵硬的脸颊。

  “看着我。”

  女孩被迫最原扭过头来。

  入目是一片金黄。

  晃得最原不知该如何是好。

  “嗨,最原君。”女孩轻轻的微笑着,同自己在脑海中模拟过无数遍那样,扬着熟悉的微笑,说着自己渴望的话语——

  “我回来了。”

  啊啊……

  最原紧紧的拥抱住她,“欢迎回来……”

  “别再离开了。”

【最赤】约会前一天的晚上

·超小短篇


(1)

  赤松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更添烦躁。

  给手机开锁,手指不由自主的点开了通讯录,并且滑到了最原终一的那一页。

  看着手机屏幕上熟悉的可以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赤松不知怎么神使鬼差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过去。

  【睡了吗?】

  点击发送后赤松又开始后悔起来,万一最原已经睡了,不就是打扰到他了吗。

  意外的,对方很快的回复了短信。

  【还没,太兴奋了完全睡不着。】

  赤松愣了愣,仔仔细细把这条简单的短信读了好几遍,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我这边雨一直在下,好担心明天雨停不了。】

  不一会儿,消息提示音响了起来。

  【别担心,游乐园去不了我们还可以去看电影。】

  【那要是下雨,我们去看那个新出的恐怖片好不好?】

  对方沉默良久,慢吞吞发过来【都听你的】

  想象着手机那头最原无奈的苦笑,赤松感觉心情好了不少,睡意也渐渐袭来。

  【那我睡啦,你也早点睡。】

  【好。】对方从善如流。

  【明天见。】

  【明天见。】

  最原顿了顿,想起王马过去对他的建议,慢吞吞的又发送了一条短信

  【么么哒(●'◡'●)ノ♥】

(2)

  第二天醒来了的赤松:我男朋友昨晚还卖了个萌?

当现最赤遇到原最赤

1.

现最赤的情况:

  打开柜子的赤松因为失去平衡瘫倒在地。

  “唔……”额头的刺痛感让她有些混乱的神志清醒了不少,这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赤松一边揉着鼓起包来的额头一边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不禁惊讶出声:“教室……?”

  晃了晃脑袋,尝试搜寻之前的记忆但是一无所获。

“哐当!”

  赤松惊慌的看向发出声响的柜子。

  “唔……”一个身穿普通中学校服的男生从柜子里摔了出来。

  男生慢慢抬起了头,视线在接触到赤松的一瞬间张口惨叫了起来,“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一边惨叫着一边屁股蹭着地板往后。

  “你,你跟那群人是一伙儿的吗?!”

  “啥?”

2.

原最赤的情况:

  打开柜子的赤松因为失去平衡瘫倒在地。

  “唔……”额头的刺痛感让她有些混乱的神志清醒了不少,这时她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赤松一边揉着鼓起包来的额头一边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警惕了起来,“教室……?”

  晃了晃脑袋,尝试搜寻之前的记忆但是一无所获。

“哐当!”

  赤松惊慌的看向发出声响的柜子。

  “……”一个身穿普通中学校服的男生从柜子里摔了出来。

  男生慢慢抬起了头,视线在接触到赤松的一瞬间眼神发光:“难,难道说你也是参加互相残杀的人吗?”

  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明星似的兴奋起来,握住了赤松的手,“请多指教啊!我一定会研究出出色的杀人方法,赢得这次的胜利的!

  “你放开我的手!”被陌生人接触到,赤松顿时脸色苍白,”你想对我做什么?!

  “……就打个招呼啊。”

……tbc……

【最赤】7s

·bug什么我不管了

·五一(真的小的不能再小的)小甜饼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最原鱼出生于一条清澈的小河。

样貌平凡,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最原鱼一直过着平静又百无聊赖的日子。

遇到赤松鱼是在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最原鱼发誓,自己在见到赤松鱼的那一刻,自己内心就有个声音在说,就是它了!

【还有六秒】

趁着自己还没有忘却这份悸动,最原鱼上前搭话。

“你好,请问你可以做我的另一半吗?”

【四秒】

“可是……”赤松有些担忧。

【三秒】

“别担心。”最原鱼自然知道赤松鱼是在担心什么。

【两秒】

“下一个七秒,我还是会这么说——”

【零秒】

【记忆重置】

“你好,请问你能做我的另一半吗?”

它们之间还有无数个七秒。

路人眼中他们的开始

·最原歌手,赤松迷妹的设定

·【迷妹】的衍生

·路人a视角

·超短

  你好,我的名字叫a子,一届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正值青春年华的我毫无防备的被某一个男人抓住了心。

  ——那个人气歌手,最原终一。

  与齐名的天海兰太郎不同,最原终一并不是走朋克风的。平常的他看起来十分的腼腆,是个可爱的人。

  但是站在舞台上的他看起来魄力十足,十分帅气。

  我很喜欢他。

  好吧其实重点不在这里。

  最原的演唱会我基本都会去看,家境也算富有,家里人都忙着赚钱,跑到别的城市去看演唱会是常有的事。

  终于到了最原来我所居住的本市办演唱会,我自然也买了票。

  隔壁座的是一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

  我眨了眨眼,总感觉这头金色的头发怎么看怎么熟悉。

  晦暗不定的灯光让我无法辨别出这个人的身份。

  但也没执着太久,在最原出场的哪一个我跟着身边的女孩子一起尖叫:

  “啊啊最原sama——!!”

  演唱会期间,我无意间侧过头看了一眼那个让我有些在意的女孩子。

  金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行为不断晃动。

  女孩狂热的样子让我莫名想起了我们学院那个弹钢琴谈的很好的女孩子。

  一样的金发。

  不一样的性格。

  至少我所见到的那个“钢琴家”,赤松枫,从未有过如此疯狂的行为。

  不,不对。

  女孩眼中闪烁着的光芒我曾见过,和在舞台上专注弹钢琴时一摸一样。

  等演唱会结束时我找到了她,问,“是赤松桑吗?”

  “欸?”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嗯,是我。”

  “好巧啊,你也喜欢最原sama?”我道,“我见过你弹钢琴的样子,表情跟刚刚一样。”

  赤松笑了笑,“是呀。我特别喜欢最原君呢。”

  “怎么个‘特别’法?”我有些好奇。

  “想要把他娶回家的‘特别’。”

  “这个可以有ww”

【最赤】那个美好的梦

·幽灵paro

·@Redddddddd_潇 那啥,孩子是生出来了但是好像营养不良啊qwq

·安定的玻璃渣

有一说,幽灵是人死后的状态。

有一说,幽灵是人怨念的集合。

有一说,幽灵只不过是人们捏造出来的,幻想的产物。

因为自己也曾接到过幽灵相关的委托,但无一不是他人搞的鬼,所以最原终一自身是不相信世上存在幽灵的。

但是一码归一码。

任谁看到有一个半透明的人坐在自己床上都不得不相信幽灵的存在了吧。

“唔,唔啊——!”因为实在太过惊讶,最原忍不住叫了出来。

“真是……”半透明的人缓缓转过身来,“看到我就尖叫什么的让我有点受伤啊,最原君。”

熟悉的称呼方式。

还不久前,自己还曾听见她唤自己“最原君”。

“赤松桑?!”最原快步走到其跟前细细打量着她,“你没死吗??”语气带上了强烈的期待。

“就跟你看到的一样。”赤松伸张了一下自己半透明的手指,“我已经死了哦。”

“啊,”最原也也意识道了这一点,失落的低下头,“都是因为我……”

“最原君什么错都没有!”赤松想要伸手去拍拍最原的肩膀安慰一下他,可是手指穿过了肩膀,碰不到任何东西,“倒不如说是我的错,要不然天海也不会死……”

“不是赤松桑的错!你是为了大家着想。”最原反驳,“是因为我……”

“好啦,好啦。”赤松止住了最原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欲望,“奇迹般的再会,难道我俩就这样互相道歉下去吗?”

“做些正事吧。”

  “‘正事’是指?”最原红着脸看着赤松离自己越来越近,“等,太,太近了……”他小声叫到。

赤松的脸在凑近一点就可以碰到最原了。

“要做做做什么事?”最原快结巴了。

“握住我的手,最原君。”赤松的声音十分认真。

“欸?”最原一愣,“真的要握吗?”

“什么啊你这个语气。讨厌碰到我吗?”赤松不满的鼓起腮帮子,“讨厌我?”

“没有没有。”最原一个劲儿的摇头,“不讨厌你。我喜欢你。”

“欸?”这下换赤松红脸了。

最原好像没有发觉自己刚刚说出了什么“暴言”,“那我握了。”

“哦,哦……”

最原照做,手慢慢的附上赤松的手。

“碰不到……”最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穿过赤松。

“没错。”赤松道,“作为幽灵的我可以穿过一切物体——包括那扇黑白的门。”

“那么就可以知道黑幕是谁了!”

美好的未来仿佛触手可及了。

再之后,最原就被日常的广播给叫醒了。

晃了晃头,最原笑了。

“真是个不错的梦。”

【最赤】另一个世界的我

·短小的一篇

·标题文艺,文章逗比

·“v3剧组设定”里的最原和《迷妹》里的赤松的故事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赤松枫,【未来目标是结婚】——最原终一


网络是一样十分神奇的东西。

它能做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让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成为网友。

“叮咚”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未婚未婚你在吗?

【未来目标是结婚】:痴汉你能不能换一个昵称?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我也想这么问啊

【未来目标是结婚】:……

【未来目标是结婚】:有什么事吗?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我嫁来我在的城市演出了!!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你说我穿成什么样才能让我嫁一眼看到我呢?

最原的手顿了顿,把输入栏里的【恭喜你】几个字删去,有些苦恼。

记得“痴汉”的我嫁是名人气歌手来着,虽然类型不太一样,但是演员和歌手的经历大概是差不多的吧。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自己若是参加某种节目的时候会因为什么而注意到某一个观众呢?

【未来目标是结婚】:很难啊……

赤松有些失落的看到网友许久才发出来的话语。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可是未婚你不是个演员吗?代入一下帮我想想嘛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我又不像你,跟喜欢的人是一个职业的,常常碰到。我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再也没机会见面了啊!

最原不禁苦恼了起来,据他所知,“痴汉”不过是平凡人家的孩子,想要接触到公众人物,尤其人家还是人气歌手,两者想要接触到简直是异想天开。

最原想干脆动用自己的关系把“痴汉”介绍给那名歌手的。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一瞬间就被最原自己给掐断了。

这样的方法未免也太不公平了,无论是对哪方而言。

想了想,最原还是小心翼翼的打上几个字

【未来目标是结婚】:对我而言,要是我知道这个粉丝很喜欢我,我大概就会注意到了吧。

这句话促使了被所有最原粉崇拜者的,传说中的“最原迷妹”——提到最原粉丝就会被联想到的神话级人物,的诞生。这个我们暂且不提。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你说我要是穿着亮粉色的,绣着“我嫁love”的应援服,在第一排疯狂的喊“我嫁我爱你”的话,会被我嫁注意到吗?

【未来目标是结婚】:肯定会注意到的啦

这话最原自己也不太确定,但是

【未来目标是结婚】:如果你是真心爱着他的话,想必他也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感情的。

想起过去一步一步支持自己到现在的粉丝们,最原不禁微笑起来。

【未来目标是结婚】:所谓偶像就是这么一种存在啊

当初被赤松的身影所吸引,想成为那样的人,然而不知不觉这个追逐他人脚步的人也成为了别人憧憬的目标。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相信你的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我知道我这条路实在坎坷,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

【今天也在痴汉我的嫁】:因为我喜欢他嘛,这份喜欢绝不会因为这点困难就消失

【未来目标是结婚】:我相信你








……tbc?

【最赤】迷妹

·写多了最原饭赤松,来试试赤松饭最原吧!

·天海哥哥赤松妹妹设定有

·并没有最原出现

  “嗷嗷嗷!”赤松窝在被窝里,小声的尖叫着,“男神好帅——”

  房间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被窝中的手机——正在播放着最原终一的视频。

  赤松枫,充满青春与朝气的18岁,是最原终一的迷妹。

  “枫,”天海敲了敲门,喊到,“不要又偷偷的在被窝里看最原,眼睛会坏的!”

  “知道啦!”赤松磨磨蹭蹭不舍的按下视频的暂停键,起身开了卧室的灯。

  “兰哥你回来啦!”赤松打开卧室的门,猛的扑向门外的天海。

  天海顺势包住赤松,掂了掂,“妹你是不是又重了?”

  “……兰哥你个笨蛋!”

  被妹妹毫不留情一个拳头砸过来的的天海被打得有点蒙,龇牙咧嘴的揉了揉头顶,天海抱怨道,“对好不容易回家来一趟的哥哥温柔点啊。”

  “兰哥你才是,”赤松气鼓鼓的道,“对一个女孩子说‘重’是什么意思啊!”

  “抱歉抱歉。”天海总算是明白哪里戳到自家妹妹的痛脚了,干脆利落的道了歉,“哦,我亲爱的公主啊~请让我为你做些补偿吧。”

  “……什么补偿?”知道天海成天全国巡演演舞台剧,偶尔时不时抽这么一下,赤松也习惯了。

  “当当!”天海变魔术般从身后掏出一张纸,“看——最原终一握手会的门票!”

  赤松的眼睛立马闪闪发光,“兰哥哪里买来的?!我抢了好久都没抢到。”

  “哥有特殊门路啊~”天海嘚瑟道,“怎么样,哥厉害不厉害?”

  “厉害!”

  “哥帅不帅?”

  “帅!”

  “跟最原终一谁更帅?”

  “最原君!”

  “嘛……”就赤松习惯天海时不时的抽风,天海也习惯了赤松对最原终一的痴迷。

  最喜爱的妹妹竟然喜欢着别的男人什么的,这种事情哥哥已经习惯了呢。

  不管如何,他妹妹开心就好。


作者的话:
这样的设定也挺好的啊。

后续说不定也是篇论坛体

【为什么那个最原迷妹的战斗力那么高】【八一八那个传说中的最原痴汉粉的伟大事迹】【我告诉你们最原他要艹粉了】诸如此类。

最后一个是开玩笑的。

然后我还可以写一篇迷弟最跟迷妹赤见面互相安利自己喜欢的人什么的。

啊,脑洞真美好~

【最赤】如愿以偿·下

·跟上不是一个画风的

·单独看也没问题

·脱离游戏后的日子

·“我”是赤松

·赤松=池松

   最原=原泽

d面

  “赤松桑……”

  我看到,脚踏彩云的最原君向我伸出手,“跟我走吧。”

  朝思暮想的少年笑的羞涩,“娘子,我带你上天。”

e面

  从梦中惊醒的我抹了一把虚汗,闪着荧光的电子钟明确的说明了现在是凌晨时分。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我揉了揉太阳穴。

  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一旦被惊醒,我是再也睡不着了。

  端着一杯算的上是昨晚泡的咖啡,我躺在床上,抿了早已冷了的咖啡。

  “呸呸!”皱着脸咽下这口苦的发涩的咖啡,剩余的一杯被我毫不留情的倒进水槽。

  我想,最原君应该会喜欢这种苦涩的咖啡吧。

f面

  “你,去把这个印一份。”

  我垂着眼看文件,这明明是打杂该做的事吧。

  但是我还是笑着应下了。

  因为我就应该是乐于助人的。

  “好的,交给我……”

  “——你们这样子,是不是太欺负人点了?”

  某个声音打断了我。

  抬起头,面前是一个身材纤细的男子。

  “喂,原泽你这家伙,想要英雄救美吗?”

  周围人窃窃私语着。

  “不是这样。”原泽平静的反驳道,“让池松她做这种事怎么看都没有好处啊。”

  “你在拖慢整个工作的进程啊,厚野君。”

  厚野拿着文件悻悻的离开了。

  见厚野离开,周围人也不再看好戏,就散开自做自的事了。

  “……”

  “池松?”

  “你干嘛做这种没有必要的事。”我猛的转向他,等看到他的样貌,我惊呼,“你……!”

  “这可不是没有必要的事。”原泽好像并没有看见我奇怪的态度,“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事。”

  “对吧,池松桑?”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眼前黑发的纤弱男子的样貌与梦中羞涩的黑发少年重合起来,他在喊我:“赤松桑。”

g面

  “……最原君?”我迟疑着出声。

  等我自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我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向原泽。

  哪知原泽也瞪大这眼睛看我,“什么?”

  “不,没什么……”

  “赤松桑你记起我了吗?!”

  “啊?”







是的完了!

我知道这根本算不上结局但是【如愿以偿】是真的完了。
没错这是个系列(明明v3座谈会还没填坑……)

【最赤】如愿以偿·上

·没有最原
·赤松返回现实的日后
·你们喜欢最日天已哪种帅气的姿势出现呢?

a面

从巨大的机械醒来时所看见的白色天花板好像是昨日的事。

  面前的医生笑着说道,“身体无碍呢,⭕⭕小姐。”巨大的疲倦与内心无法言语的酸楚感侵袭了我的全身,我张开嘴,干巴巴的回答,“那就好。”
 
  再次醒来的我好像对一切都没有了兴趣。

  医生对我说,那不过是术后的轻微副作用,一段时间后就会好了。

  我一看就医生亲和笑容后隐藏的虚假。

  无所谓的,哪怕是谎言。

  ——⭕松⭕⭕

  啊啊,这样的人生什么时候才能完结。

  我浑浑噩噩的继续着我的日子。

  学习,工作,交往,我像名为“人”的机器一刻不停的运转着。

  令我不解的是,明明拿出了温和的笑容与亲切的态度,身边的人还是对我感到不适。

  ——那个表情,真恶心啊。

  ——她肯定在暗地里偷偷嘲笑我们吧。

  并不是诉苦什么的,只是很疑惑。镜子里的人明明都笑的那样灿烂了,为什么还是有人说我虚伪呢?我的笑容有那样糟糕吗?

  不行啊,我应该要笑的在灿烂点的。

  这样才像我啊。

  我应该是笑容灿烂,精力充沛,充满希望的。

b面

  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也参加了。

  不少人惊讶的对我说,“⭕⭕你变了不少嘛!”

  “有吗?”我微笑着,“我之前就是这样的啊。”

  “是吗?我明明记得高中的你是有些阴沉的啊。”

  说什么笑话呢?

  我的高中生活明明——

  明明……

  ……啊。

  我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c面

  这样顺利的就想起来了所有,我自己都是不可思议的。

  聚会后,我回家搜索了【弹丸论破】。

  按下回车键,数以万计的信息朝我涌来。

  但无论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五十三部。

  我参加的场相互残杀。

  有最原君的学籍裁判。

  哪里都找不到。

  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我脑海中出现的互相残杀也只不过是因为过去才过痴迷而产生的幻想吗?

  最原君也是我虚构出来的吗?

  糟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