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辣个审神者被自家刀剑讨厌着

·男婶婶

·由于某种(题目)的原因,刀剑们会有不同程度的ooc

·不是婶婶或者刀男的错,一切都是zf的锅

(1)
  有种人天生被猫喜欢着,也有种人天生不被猫喜欢……这样的感情由来无缘无故又霸道无理。

  “……所以你想说这是天生的,改不了的是吗?”审神者感觉很委屈。

  审神者被zf选中当审神者之前,是个后补审神者。为了今早转正,他翻阅了大量书籍,逛遍论坛上的帖子,吸取前任的经验与教训。

  终于好不容易转正了,激动的唤醒了他的第一把刀——加州清光。

  审神者蛮喜欢加州清光的性格,让他当自己的初始刀也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打算了。但是没想到的是,这把加州清光跟自己所熟知的不太一样。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入手的台词审神者早已倒背如流,审神者点点头,“如此,请多指教啦。”

  审神者想拍拍加州清光的肩膀,增加些亲昵的,结果被刀剑眼里的嫌弃吓得缩回了手。

  审神者隐约感觉到自己并不受这位初始刀的欢迎,内心有些难以言喻的酸涩。

  事实上,加州清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初次见面的审神者如此反感,明明照他的个性,早就在向主人撒娇。看到审神者将伸向自己的手缩回时,他心情复杂的垂下了眼,试图遮掩自己的目光。

  被讨厌倒也无可厚非……

  加州清光感觉自己仿佛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讨厌审神者,过分的对待审神者会让他心情更好,一半喜欢审神者,希望审神者不要讨厌他,试图做些什么缓和两人的关系。

  “加州。”审神者将“清光”这个名字在嘴中咀嚼半天,吐出“加州”二字,如果刀剑不怎么喜欢他的话还是称呼的比较疏远些吧。

  加州清光:“是。”

  看到加州清光依旧低着头,审神者快要维持不了脸上的微笑了:“我今日还需锻五把刀,需要些许时间,你可以去南面看看选一个自己心仪的房间。”

  加州清光应下,不看审神者一眼转身离开。

  审神者觉得自己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2)
  上任的第一天,审神者本就不坚强的玻璃心碎了一遍又一遍。

  之后锻出来的五把刀无一不表达了自己对审神者或多或少的恶感。

  憋着委屈勉强打了个招呼,就让他们自己去找房间去了。

  “唔……”审神者觉得自己委屈的眼泪快出来了。

  这叫个什么事啊QAQ

  奋发图强好不容易当上了审神者,欣喜若狂的锻刀出来,锻出来的刀不是小天使,是小恶魔。

  狐之助用自己柔软的爪子拍了拍审神者,干巴巴的安慰道:“我会尽快向zf汇报,这很有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别难过了。”

(3)
  萌新的审神者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已经可以淡定自若的听着刀剑们对他的恶言恶语,并用强大的脑洞硬生生翻译成好言好语,且开心的道谢了。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