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39

——这是一个互相欺骗的故事。

  窗边的小花开了。

  小松坐在床上,盯着刚开放不久的花,绿的、紫的、黄的、粉的,各种各样的颜色混在一起,毫无美感。但小松挺喜欢它们的,因为它们随风摇摆的样子很可爱。

  桌子上的闹钟在“咔哒咔哒”响着,他不喜欢这样的声音,那会提醒着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换个电子钟吧,小松想。

  房门被打开了。

  “……你醒着啊。”熟悉却陌生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惊喜。

  “轻松?”小松看着来人,眨巴眨巴眼睛,缓缓道出自己的猜想。

  “正解。”轻松走向小松,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颗梨,“吃吗?”

  小松用没输液的那只手接下轻松给他的梨,视线却看向了轻松手中的袋子,“都是给我的吗?”

  “不是。”看到小松在觊觎他的袋子,轻松把拿着袋子的手往里缩了缩,“是我自己吃的。”

  “哦。”小松兴致缺缺的啃了一口梨,“你怎么想到来我这里。”

  “路过罢了,没想到你真的醒着。”轻松问,“还会接着睡吗?”

  “……我不想接着睡下去了。”

  也就是说还会接着睡啊……

  轻松攥紧了手中的袋子,他在擅自期待些什么啊?

  “轻松,轻松。”小松撒娇,“跟我讲讲什么有趣的事吧。”

  “嗯……”

——
  松野小松,十岁那年被诊断出来有奇特的病症,具体表现在突然的昏睡。

  开始小松只是在一个下午睡了一小会儿,没人在意这件事,后来时间渐渐增加,从一个小时,增加到半天,一天,一个月,一年……

  这次小松睡了有足足三年了。

  “爸爸妈妈还好吗?”小松冷不伶仃的发问。

  “……他们已经过世了。”

  小松一顿,“多久了?”

  “约摸两年前。”

    “哈哈。”小松悲极反笑,“我果然还是错过了。”

  “我已经跟不上大家的节奏了啊。本来我们应该一起欢笑,一起悲伤的,但是只有我一人还是原地不动。”

  “小松……”轻松想安慰他什么。

  “不如永远别醒来了吧。”小松喃喃自语。

  “别开玩笑了,小松!”轻松生气的喊道,“你要是就这样一了百了,那我……”

  “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小松打断轻松的话。

  “轻松,我已经醒来有三个月了啊。”

  “欸?”轻松一惊,“为什么我没有接到通知。”

  “我叫医生们别说的啊。原来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让你们看看醒着的人间国宝。”小松故作俏皮,“可是三个月了,谁都没来过,直到你出现。”语气的俏皮却掩盖不住言语的沉重。

  “你们都长大了,有事业,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把我从你们的世界里彻底抹除比较好。”

  “有这么一个拖油瓶肯定很困扰的吧。”

  “没有!松野小松,你听好了,这不仅仅是我的想法,也是大家的想法:我们都盼望着你早日醒来,再次与我们一起生活。我们也绝不认为你是我们的拖油瓶,弟弟照顾哥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才不是啊。”哥哥照顾弟弟,才是理所当然的。

  小松的泪水不自觉的流淌下来,“我……”

  “没事的,没关系。”轻松上前一步拥抱住小松,“你的病一定会好的,别担心,我们都盼望着你的康复。这三个月他们肯定是太忙了,我今天回去就叫他们明天一起来,我们去吃关东煮好不好。”

  “豆丁太那里?”

  “嗯。”

  “从医院里逃出去吃吗?”

  “是啊。”

  “要六个人一起哦。”

  “啊,我答应你。六个人一起。”

  大家会一起来看你的。


喜欢本篇的he就请不要接着看了,作者的话是用来虐的。


作者的话:
本片开头花的颜色,代表着死亡的松,所以说死者是轻松,一松,十四松和椴松。

被小松认为是轻松的其实是空松。

因为小松睡得太久,不能好好的分辨空松和轻松,而空松也将错就错把自己当做轻松来对待小松。

小松得了奇怪的病后,松野家的人们也渐渐染上了不同的病,与小松的看似无害的“嗜睡”不同,其他人染上的疾病陆陆续续的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除了昏睡的小松,松野家唯一存活的只剩下空松了。但他也快要死了。

察觉了自己身体越来越差的空松买了梨,去看望小松。只是抱着“这是最后一次去看小松了”但是没想到小松醒了。本能的反应不想让小松知道家人的死亡,至少不能让他知道弟弟们的死亡。于是给小松编制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谎言。

另一边,小松三个月前醒来的那一天被医生告知“器官在迅速衰弱,没几个月能活了”小松并不期望消息让家人们知道,于是就拜托医生别告诉家人,“就当做我还没有醒。”

三个月内,小松发觉没人来看望他,有些高兴,也有些难过。

小松本来想着大家就这么忘了他也好,但是被遗忘总是让人感到悲伤。

在跟“轻松”抱怨没有人来看他的时候小松并没有表面上来的生气,他只是想久违的对弟弟们撒下娇,想享受一下最后的弟弟的安慰。

听到“轻松”的约定小松是很感动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可能今晚,可能明早。但是他还是应下了“轻松”的约定。

“能瞒一会儿就瞒一会儿,不能让弟弟担心我这个哥哥啊。”这么想着。于是答应了一个不知道能否实现的约定。

——这是一个互相欺骗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