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真的很小的小段子40

·嗯,大概算是吸血鬼paro

椴松很少看过小松吸过血。

  不,是根本没见到过。

  而且,顺位的前三位哥哥,他都很少见过他们吸血。

  有一天,椴松用牙齿戳破少女的脖颈时,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椴松把嘴挪开,问向在一旁悠闲的自顾自做着什么的哥哥们,“为什么我从没看到过小松哥哥吸过血呢?”

  轻松一愣,手中的书“啪嗒”掉在地上。

  “那是因为哥哥我很挑啊。”小松一脸淡定,“普通的血满足不了哥哥我挑剔的胃口的。”

  “这孩子的怎么样?”椴松拽着怀中少女的手臂,将她拖出自己的怀抱,“我觉得她的味道还不错哦。”

  小松眯起眼,仔细打量了少女一遍:“不行不行,那完全是属于椴松你的东西了。”

“啊?”

  “吸血的时候,不是偶尔会有被吸食的人的情感传递过来吗?我对那种还挺敏感的啊,满脑子都是‘椴松love’的孩子我会很困扰的啊。 ”

  “椴松,大人……”

  少女眼中对椴松的爱意满的快溢出来了。

  “唔,那就算了吧。”椴松兴致缺缺的再次附上少女的皮肤。

    “说起来my little bro,你最近是不是血吸得太多了点?这样的话……”

  “有什么关系嘛,空松。”小松打断空松的话,“椴松喜欢就让他去做好了,这又没有什么不对,反正我们是吸血鬼啊 。”

—弟松的场合—

  “血不是天生对我们吸血鬼有吸引力吗?小松哥哥这么久不吸血没关系吗?”

    “嘛,谁知道呢。”一松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中猫的猫,“也有可能他在你没看到的地方吸血啊,也有可能……”压根不用吸血。

  “什么?”

  “……totti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在意啊?”十四松问。

  “欸?突然就想到了啊。”

  “别追问比较好吧,以后别提这件事了。”十四松拍了拍椴松的肩膀,“哥哥们会很困扰的啊。”

  “十四松哥哥你这么说我更好奇了啊!”

  一松低低的笑了几声,“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笨蛋,你没发现当你问出那个问题时,轻松那一瞬间漏出的可怖杀气吗。

—兄松的场合—

  “轻松你太紧张了吧。杀气都漏出来了啊,一瞬间。”

  “是啊,my lovely bro,反应太大会被察觉有问题的吧。”

  “椴松应该已经发现小松哥哥身上有什么问题了吧。”轻松不甚在意的回答道,“估计也猜出个十有八九吧。”

  “他一向对这种事情很敏锐啊。”

  “明明脑子很好使但是对向轻松的杀气这类不是实质的东西却迟钝的很啊。”

  “一松跟十四松特别明显的抖了抖呢。”

  “好啦——别板着张脸啦,小轻轻。”小松揽住轻松的肩膀安慰道,“别再生气啦。”

  “还是说,让你再次认知到哥哥我是个人类的事实让你这么讨厌吗?”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