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二三

沉迷刀剑无法自拔

【狛日】你好,谢谢,我喜欢你

 ·有【前篇】和【最赤结尾篇】,不看也没关系

·结果还是没能成,狛枝我对不起你!

·狛日幼驯染设定

·我想大概是有下的



   到了狛枝家,日向轻门熟路的左拐到狛枝房间找出了内衣裤。

  “叔叔阿姨不在家吗?”日向一边解开被雨水淋湿的衬衫的扣子,随口问道。

  “不在。”狛枝理所当然道,事实上狛枝的父母几乎没几天是在家里安分待着的。

  “那么你今天来我家吃饭吧,正好我爸妈也不在家——我让出流再多煮分饭。”

  刚想问:“那出流是不是也不在家?”的狛枝硬生生把话语吞下,干巴巴的回答:“好。”

  “那我先借你浴室洗个澡哦。”日向顿了顿,又补充道,“别随便进来。”

  狛枝看着日向,半晌笑眯眯的与日向对视,不说话。

  日向看着狛枝近乎温柔的笑脸,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进了浴室。把浴室的门带上后,日向想了想:如果狛枝真想进来的话自己也拦不住他。也就没锁门了。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瞧着地上日向脱下的衬衫和裤子,狛枝深刻的觉得自己基佬的自尊被猛烈的粉碎了。

  明明都那么暗示日向君了,该摸的都摸了,该亲的了都亲了,为什么日向还是认为自己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这些事都是纯粹的兄弟情义呢!

  这样不行啊!

  内心悲伤逆流成河的狛枝几乎想对日向喊:我亲你抱你摸你不是因为你是我兄弟,而是因为我想】上你啊啊啊啊啊!!

  当然,要是这句话出口,日向第一个揍的就是狛枝。

  “日向君?”狛枝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浴室的门。

  “干嘛?”在水声中,日向的声音听着有些不真切,“门我没锁,你要干啥?”

  “……”狛枝使劲挤了挤鼻子,“那我进来了哦。”

  “不是,等,啊!”里头的日向发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了日向君!!”

  ——也不知是狛枝幸运的作用还是听到狛枝的话而惊讶的缘故,日向脚底一滑,脸朝地的往地上倒。

  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上。

  等狛枝打开门听到的就是一声巨响,并且看到背对着自己趴在地上并裸身的日向。

  饶是狛枝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揉了揉感觉快要流鼻血的鼻子,狛枝深吸一口气,平稳情绪,慢慢绕到日向边上,关切道,“没事吧,日向君?”

  日向捂着鼻子猛地坐起,瓮声瓮气道,“有点事,我感觉我鼻子在出血。”

  狛枝仔细一瞧,日向的指缝中果真流出一丝血腥。

  急急忙忙关了水龙头,给日向披上了浴巾,狛枝就往客厅去找纸巾。

  看狛枝焦急的身影,披着浴巾仰着头的日向也不好意思开口自己的毛巾就在浴室里。

  用狛枝找来的纸巾塞住了鼻子,日向仰着头躺在沙发上,叹息道,“今天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天。”

  “抱歉……”狛枝坐在沙发的另一端,有些沮丧的道歉。

  “你为什么要道歉啊?”日向半支起身,垂着眼看向狛枝。

  “都是因为我的幸运,让我身边的你不幸了。”

  “不是你的错——这句话我从小到大说道现在了。”日向不耐烦的用脚踢了踢狛枝的大腿,“每次我一有什么事你就这么说。我就不能偶尔犯下蠢吗?而且,你怎么幸运导致我的不幸了?根本没有什么啊!”

  有啊。

  狛枝默默地用余光瞟着因为抬脚而露出半截大腿的日向——可幸运了呢。

  另一边的日向也没注意到狛枝隐蔽的目光,“欸,欸!”日向用脚后跟蹭了蹭狛枝的腰。

  狛枝一个机灵,“怎,怎么了!”

  “反应这么大干嘛?”日向奇怪道,“狛枝,你怎么最近怪怪的啊?”

  “不知道是因为某人的错啊。”狛枝一看日向毫无自觉的目光就来气,不自觉嘲讽道。

  “诶……难道说你有喜欢的人了?暗恋她?人家不喜欢你?既然是这样你就说嘛,来让哥们帮你出出主意。别老是折腾我。”

  被论破的体无完肤的狛枝闻言看向日向的目光带上了些许惊悚 :“日向君你竟然这么敏锐?!”

  就当日向想自满道:“那当然我可是胖次收集达人”的时候,狛枝接着又说:

  “那为什么你还没发觉我喜欢你?”

  “什么?”日向被狛枝一句话给炸开了,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不,没什么。”才发觉自己说了些什么的狛枝装作淡定的样子扭头,“我刚才什么也没说。”

  “不对!你刚刚明明说了!”日向惊呼。

  “我说什么了?”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评论(4)

热度(41)